本站特稿:路德教会中国教区(CCLC)徽章草案

首先让我们为这枚徽章的设计师感谢神,正是因为这位主内的倾情奉献,以及捆绑广告公司一起经历八易其稿的恒久忍耐,我们才能一睹芳容。愿这枚小小的图章,如馨香的献祭蒙主悦纳;如点着的明灯照耀CCLC,见证久长。我将之公布在这里,也是作为征求大家意见的草案,诸位有何等高见,我们都愿从善如流。另外,2017年9月5日我在《问答与回应》中初步阐述了关于CCLC徽章的基本设想,今天在此基础上,我进一步将这枚徽章的神学思想简要如下,敬请指正。

创世记第十七课:在世界毁灭之前(18:1-15)

创世纪18-20章是一个重要的单元,记载了所多玛蛾摩拉的覆没。由于篇幅较长,请反复阅读这个单元的全部经文。建议大家借助于网络,查考这一历史事件的真实性,以及两座城市可能存在的地理位置。另外请回答这个思考题:上帝为什么一度任凭这些罪恶之城的存在,而没有如人所愿,“今天”就彻底使之灰飞烟灭?这个问题换一种说法就是:今天的所多玛蛾摩拉如此猖獗,上帝在哪里?

问答与回应:耶利哥城门紧闭——评第686号令

日光下面没有新事,法老从来刚硬,希律自古英雄,法令总是愚妄。没有什么新东西,翻来覆去,颠三倒四,耶利哥紧闭城门,所多玛修订暴虐。一切徒然。城门不能关闭稼穑寒暑冬夏,等到冬去春来,蓟花灿烂,爱情归来。

创世记第十六课:女人与人的救赎(17:15-27)

相对来说,这个主日证道的经文比较长,请大家预备。这段经文涉及一个重要的论题,就是人的信心。一方面,亚伯拉罕对上帝关于后裔的应许仍然半信半疑;另一方面,藉着神的话语,他的信心在增长——完全按神的吩咐在全家实施割礼,就是信心的见证。需要特别思想的是:到底什么是信心和信仰,这对我们的生活和生命为何如此重要。

问答与回应:路德教会中国教区(CCLC)的标志

亲爱的弟兄姐妹,越是恶心的茵陈,越有美丽的花开。CCLC之花是蓟花,这是路德教会中国教区的标志。我在这里解释一下这个标志的基本含义,及其与LC-MS的图标即路德玫瑰(Luther’s rose,Luther’s Seal)之间的异同。我们的蓟花标志还在设计中,不久就会和大家见面。我在这里只是简单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设计建议——是我们的经历让我们看见蓟花开放,主恩同在。我们先来分享一下路德本人对路德玫瑰的解释,然后我来说明我们的蓟花之美。

创世记第十五课:生殖器上的战争(17:9-14)

割礼是贯穿旧约和新约圣经的一个重要话题。请大家思想两个问题。第一、根据旧约圣经,割礼到底有怎样属灵的含义,上帝为什么要与选民订立如此“粗鄙”的契约。第二、新约圣经,从主耶稣到使徒保罗,为什么“颠覆”了旧约割礼的观念——在某种意义上,基督徒就是在与犹太教割礼派的论战中诞生的,这有怎样重要的应用意义。另外,大家可以借助于网络,自己查考割礼方面的各种资讯,包括割礼在其他宗教和文化中的实践。

本站特稿:路德教会中国教区(CCLC)的异象

【特别说明】凤凰网的不寐之夜已经重开了,但目前只能浏览,不能发表和更新博文。因此暂时还会使用新浪这边的不寐之夜,同时静观其变。另外,由于文学城的不寐之夜不能显示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因此海外同时建立了另外一个不寐之夜网站:http://bmzy.montrealccc.org。凤凰、新浪、文学城以及蒙城,这四个不寐之夜网站会争取同步更新。

创世记第十四课:亚伯兰与亚伯拉罕(17:1-8)

创世纪第17章的基本主题是耶和华与亚伯兰立约,特别是割礼之约。这27节经文可以这样平行结构。首先,1-8与15-22平行,亚伯兰更名为亚伯拉罕,撒莱更名为撒拉——而且两部分信息都归结到关于那位后裔的应许。其次,9-14与23-27平行,依次记载了割礼之约的内容及其实践。特别提醒大家思想两个问题:第一、更名对基督徒意味着什么?第二、割礼之约到底有什么特别的神学含义

创世记第十三课:阿拉伯人的救赎(16:7-16)

感谢神的话语。我们今天继续创世纪16章的内容。上个主日我们已经将创世纪16章交叉结构;但创世纪16:7-16还可以进一步平行结构如上。首先,神在水边显现(7-9)与神在井边显现(13-14)平行;其次,神预告以实玛利降生(10-12)与以实玛利果然降生(15-16)平行。创世纪16:7-16这一幕也让我们回想耶稣与撒玛利亚妇人在井边讲道。特别值得强调的是另外两个事实。

创世记第十二课:亚伯兰和两个女人(16:1-6)

亚伯兰、撒拉和夏甲这场三角关系,首先是一场生动的家庭悲剧。这场悲剧影响到了下一代人,甚至影响到两个种族,直到今天的中东危机,直到基督复临。正是从这段信息中,我们看见了阿拉伯人,后来的伊斯兰教,后来的恐怖主义的历史渊源。而向上则可以追溯到亚伯兰一家在埃及的那些遭际。其次,这场家庭悲剧也是教会悲剧:混同埃及血脉和文化的“国度”,或者说神的儿子与人的女儿的淫乱,或者说违背上帝关于在埃及和两河之外建立应许之地的圣约,一定生产出敌基督的异教和邪教。这是深刻的历史镜鉴,足以用来呼召今天被世界掳掠的教会,从夏甲的后裔更新为撒拉的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