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不寐三部作品的灾变命运

曾看到这样一句评论:“继往开来灾变论,感天动地新语文”,这是对旅加华人学者任不寐先生思想成果的一种总结。当然,这句总结不能涵盖任不寐在基督教里的贡献。值此《灾变论》出版之际,某不惮疏浅,想说一说任不寐20余年来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和他的作品鲜为人知的“灾变”历程。除了政论专著和政论文集以外,也除了2004年以来所有的教会作品,任不寐在文化上的主要创著和编著是《灾变论》、《新语文读本》和《大学精神档案》。

饱用茵陈——任不寐和他的《灾变论》

辗转购得任不寐先生二零一零版《灾变论》,用了一个多月日夜研读。看来内容和网络流行的旧版已经大不相同了。以前读过旧版《灾变论》,也读过经济学家何清涟和那位诺奖得主的书评。这些书评都关注《灾变论》对中国社会和中国民族性的深刻解构,但显然没有能力理解和阐明《灾变论》的神学关怀。当然我更没有能力写书评,我只是写一点儿读后感而已。

灾变论:爱之深恨之切的呼唤

当我拿到女儿从英国带回来的《灾变论》一书时,不禁感慨万千。这一求书的过程如同我的人生求索,辗转万里,寻找多年,曲折反复。……,波及到我所在的偏远山村,也波及到原本平静的生活,将我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唤醒,开始了“为什么”的询问。在这片土地上,人为什么活得如此不堪?为什么做好人如此之难?为什么讲真话行不通?为什么政治这样黑暗?……一路上找过来,我被上帝找到成为他的儿女,也在《灾变论》中找到了关于中国问题的全部答案。

中国读者购买《灾变论》的方法(修订)

我试图了解一些背景,迄今仍不得要领。可能是香港出版社方面的工作吧。但是不管怎样,我愿意国内读者近早看到这本书;因为这本书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传福音。当然,这绝非说拙作是什么福音之书,而且必有局限和不足。最多,这只能是一本有很多缺憾的神学著作。我也计划编发一组书评。今天只发一篇,还有更多的书评也会陆续编发在这里。我个人期望相关书评能更多关注中国的福音事工以及灾变论在这个方面的努力。在此也谢谢诸位长期以来的关心。

周末特辑:又一个婴孩冻死在城市街头……

天冷了。蒙特利尔下着冰雨,穿行其中,心绪黯然。我在思想一个孩子的名字,就叫她冰雨吧:http://v.news.163.com/video/2010/11/N/L/V6LDLP8NL.html。李思怡以后,周云蓬在我离开的夜里歌哭,将安徒生的敏感苦苦地在留在冬天,这是美国感恩节和中国亚运会的日子;在亚洲东北角,在流氓和无赖的避难所,火光掩映着枪炮声——他们要杀人,因为有病。

严行:《灾变论》与民族精神解析(来稿)

《灾变论》是一部研究探讨中国文化的专著,但这个书名首先就是“反中国文化”的。中国文化讲的是趋吉避凶,追求福气,受人欢迎的成语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吉星高照”、“财源广进”,“紫气东来”、“万事如意”,“步步登高”,“岁岁平安”,肯定不喜欢“灾”;中国文化又是安土重迁,求稳求静的,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以不变应万变”,“天行有常”,“稳定压倒一切”,“维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所以更不喜欢“变”。

关于“不寐之夜”的奉献及《灾变论》断版公告

各位读者平安!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弟兄姐妹寄给“不寐之夜”博客的奉献,我都收到了。我为你们的爱心感谢主;尽管我们这里从未提出这样的倡议。“不寐之夜”的宗旨如下:“ 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我若甘心作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既是这样,我的赏赐是什么呢?就是我传福音的时候,叫人不花钱得福音,免得用尽我传福音的权柄”(哥林多前书9:16-18)。

论神仆:答杨富雷教授(Fredrik Fällman, PhD)

谢谢您的来信;也期待着您对《灾变论》的真知灼见。一直对您的汉学热情感动。我想这种普世观念一定是从基督来的。因此更高兴地得知您本人果然也在“主内”;这为我们进一步交流提供了可以信赖的自由。

书评:灾民理性与华人教会(图:当代灾民)

菲利普弟兄和我住在同一座城市里。他是一个很有思想深度的弟兄,对文化和教会有着双重的敏感。谢谢他的评论,这是2010年版《灾变论》第三篇“主内书评”。最近一个月来在多伦多和蒙特利尔的相关布道会和讨论会,我们都蒙受了“出人意料”的恩典。这让我藉着这样的经历,生动而具体地仰望2010年的“感恩节”。在“秋雨之福”降临的日子里,不可避免地,天起了凉风,那风中有几朵“石头作的云”,也会加倍尾随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