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年终特稿:圣诞前夕的霾国(连环画)

在我的一生里面,2013年是特别难忘的一年,十字架的道路这样真实,从未这样残酷,也从未这样轻省。我不会再给法老这样的机会:年终盘点的时候,仿佛我会记得他这一年如何苦待我们。不是的,我们忙碌而快乐着。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元旦,我至少有9次聚会;因此,连每周一次的“问答与回应”也要推迟到2014年元月第二周。不仅如此,让我们永远记得,法老是过不了红海的,无论他们怎样特务和嫉恨,怎样千军万马。摩西和米利暗唱着古老的歌谣,旷野晴空万里。在这最寒冷、最黑暗的日子里,雅各的星穿透不寐之夜送来好消息,是关乎万民的,关乎每一位家人的永生。感谢主,因祂的缘故,2013年我们加倍忍耐,2014年我们加倍相爱。

新闻组图:水与火,二零一二年中国之夏

Chick-Fil-A引发的轩然大波与席卷北美的50年不遇的大旱一起,将西方直接送入亚哈与耶洗别海誓山盟的联合王国。芝加哥、波士顿、华盛顿和旧金山的市长与蒙特利尔宣道会一起,形成四王或五王的联盟,在捍卫所多玛精神方面他们合伙劫持了约翰,在末世大摆筵席。这五座城市是北美工业文明的基地,敌基督就这样釜底抽薪地将“自由世界”改造成巴比伦,逐步恢复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迦南风俗和“传统文化”。

纪实抓拍:都是人间四月天(周末连环画)

今天不是解经的日子。但马太福音15:31里面有四月的故事:“甚至众人都希奇。因为看见哑吧说话,残疾的痊愈,瘸子行走,瞎子看见,他们就归荣耀给以色列的神”。在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奥巴马关于胎儿的自杀政策正被习以为常,在希律系列屠婴行动早被习以为常之后。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新闻连环画)

2012年正月初一我们整理帐幕的时候,曾经远远看见,这是一个“有趣”的一年,在产难之中包含着更大的希望,残酷,坚毅,满面春风。三月,“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雅歌8:6)。仍然是属血气的欺负、逼迫给那属灵的。一方面,天地渐渐如外衣一样陈旧而纠缠,另一方面,新天新地正如白色的鸟群,降临在暮色之中的长椅上。

新闻组图:韩寒,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

个“龙年”不寻常,不过这种不寻常已经好些年了:望子成龙与众志屠龙。这或许真的和“龙”这个“杂种”有关,“拼盘”或“编造”是“龙的传人”生产的基本流程;始作俑者随后搭建审判台,把常识夸张成追问真相而穷兵黩武。韩寒是小龙人之一。飞龙在天必然有假,但屠韩者,亢龙有悔者,群龙假唱而已。刹那间,双方相爱了,在恨海无边中厮守终生。年关这场文化春运,刀竟凌迟之术,笔穷太极之风。

年终系列之三:圣诞前的中国表情(周末连环画)

2011年即将结束了。圣诞前夕的世界比二千多年前的世界更糟。信仰、环境和经济危机继续加深。经过近两周的激烈争吵之后,联合国气候会议于12月11日凌晨在南非城市德班闭幕,但缺乏任何实质性进展。这是自由意志的普遍失败。4天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表示,全球经济前景愈发黯淡,没有国家或地区将能够幸免。“危机完全没有止住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玛门的统治继续有效,继续有效地败坏人类。生态灾难和债务陷阱的背后,是人类的精神困境。

年终系列之二:他们,默默死去(新闻连环画)

我们开始在网络上记录每一天可能找到的非正常死亡事件,迄今已有整整十年了。如果“中国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数逾800万”这个数字有参考价值,这十年,有8000万人默默地离开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呢?自1840年到1946抗战结束以来,中国历次战争死亡的人口将近8000万。我们对死亡事件的关切,对这些“不存在的8000万人”的注视,从根本上说,来自我们不断被坚固的信仰

年终系列之一:天狗之死与2012(周末连环画)

12月1日的天气非常清朗,一如一种大病初愈的舒展,从黑暗迁入光明。流云在蓝天和阳光里讲述自由的真意,扩张着冬天里的春天。早上起来,和一个孩子一起看动画片,“天路历程”。看到那行者背着沉重的包袱一路走去,试探和软弱如影随形;但在十字架下面,那重担突然滚落了,我们一同大笑起来。是啊,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基督为他们死了;又为他复活。

连环画:玛土撒拉——2011年中国之夏(2)

编发这组图片的时候,特蕾莎修女那句“跌倒”很多“基督徒”的话一直在耳边萦绕:“事实上,我常常感觉不到上帝的存在;我常常觉得自己活在同类中如同活在地狱里”。余生也晚,但从未摆脱“特蕾莎情节”。特别是“全职侍奉”以来,十字架之路对我来说,常常就是死荫的幽谷。但走的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才是我的生活,我为此才被生到这个世界。

周末连环画:玛土撒拉——2011年中国之夏

图文落定,一个声音说:“和谐号”完了。一个时代和一种模式结束了。最近连续撰写了两篇讲章,就是启示录第十一课和第十二课,这使我再度思想“末世”的意义。圣经上有一句话,日光底下没有新鲜事,从创世记到启示录,耶稣从起初到末了,都是一样的。而所谓“人的历史”,不过就是罪人那点儿破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