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与回应:2013年岁末,对加尔文的最后告别

因为冬天已往:(再修改重发)周末了,祝不寐之夜的弟兄姐妹平安。刚看到一位港台改革宗教师的演讲(纪念加尔文的)。根据我有限的知识,感觉他甚至在常识性的问题上也信口开河: 1、他说约翰洛克是加尔文优秀学生。他好像不知道,洛克坚决反对奥古斯丁的原罪论 。

问答与回应:道歉,有些加尔文主义者不是邪教徒

因为冬天已往【与一位改革宗朋友对话的两点印象】A、邪派功夫。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就是动辄论断别人”无知“。这不是一种好的对话方式。若说这出于义怒,这个义只能是自以为义的义。也属于再多说一句,就出于那恶者的恶。第二、论断别人无知常常不是因为你对圣经无知,而是你对改革宗神学或传统或哪些改革宗的著作无知。这一方面未必是真的,因为你看过的东西别人也看过,另一方面,我们讨论问题的出发点或争辩的基础,不是改革宗怎么说,而是圣经怎样说。

问答与回应:“为什么说加尔文分子是邪教徒”

本是尘土:《神学》十六期那篇神学译文,有作者广征博引,指着圣经论证加尔文主义是邪教。这真让人震撼,却无可置辩。也有人说加尔文分子和律法主义者是邪教徒,是魔鬼的儿子。不知道先生怎样看,能否给一些简单评论和指引。谢谢!

问答与回应:十一论为什么批判加尔文主义

一卷書:“悬崖系列”,包括“十论为什么批判加尔文主义”,又重读了一遍。显然,包括恶妇亚他利雅和阿盟不断地因信称义在内,由于知识不足,很多人的确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于是只能靠“新概念”自说自话,破马张飞。一方面,他们一定觉得你说的加尔文主义和他们熟悉的那个不同,但事实上是他们自己熟悉的那个和LCMS说的那个不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由于完全缺乏LCMS的神学高度和传统,他们也根本不能靠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客观评价和认识他们熟悉的那个加尔文主义。

附录:归正的逆反

编者按:这里转发两篇文章,谢谢作者的惠稿。改革宗的斗士们在为真理争辩的时候,总是强调自己愿意为基督上十字架。但与此同时,他们几乎不能容忍别人和他们进行真理争辩,好像用以表明,上十字架是改革宗的特权。这里转发的文章在改革宗的网站或支持改革宗的网站上被屏蔽、删除,或者作者被版主严厉警告。他们不断发现,改革宗及其支持者可以肆无忌惮地围剿、谩骂、攻击和封闭任何“非我族类”;但任何对改革宗及其支持者的反驳、争辩,都会引起极端的敏感和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