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整理:创世记第十九课:罗得的自由选择(19:1-11)

弟兄姐妹平安。我们每个主日来到神的教会,来到主的圣殿,其实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不断的借着上帝的真理来坚固我们的信仰,巩固我们基督教信仰一些基本的特质。我们的信仰有一个很特别的方面,就是我们所信仰的上帝是一个对世界说“不”的上帝,是一个对世界、对人类说“不”的上帝,目的是把祂的百姓归入上帝之“是”。所以主耶稣对这个世界有一个判断,说这是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这个邪恶淫乱的时代至少有两大见证:第一、不断突破底线的罪大恶极;第二,不断突破底线的对罪大恶极的否认以及遮盖,甚至不允许人讲论罪恶。现代的基督教会不幸的也落入到这种试探和捆绑当中。但是这种假师傅、这些假道理、这些世俗小学不能捆绑真正的牧师和真正的教会。因为藉着每个主日的生活,我们知道我们信的是谁,我们知道我们信祂就可以得生命。

今天,我们就跟随上帝的使者从高山上的希伯伦下到河谷的所多玛,我们要近距离的藉着索多玛这面镜子来认识人类的罪恶,并藉着这样的认识,学习两方面的功课:第一,索多玛之所以被灭亡,乃是因为自己的罪大恶极。换言之,上帝倾覆一座城市,上帝最后审判这个世界,乃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罚当其罪;第二,我们要学习从所多玛那里面看到一些经验教训,让更多的人可以逃离所多玛,归入耶稣基督的救恩。

我们先看今天的经文:创世记19:4-11节。我为什么没有把1到3节放进来呢?是因为创世纪19章1到3节讲罗得接纳上帝的使者。这个道理、这个事实和我们以前讲的亚伯拉罕接纳上帝的使者,并因接纳神的使者得到祝福,这些事实和道理都是一致的,所以我就把它暂时省略了。我们从第4节看到第11节,比较清楚的让我们认识索多玛的罪恶。索多玛的罪恶主要表现在四大方面。我们也可以这样来说,一个城市、一种民族、一种文化或者一个国家最后被倾覆,基本上是因为他在这四个方面已经罪大恶极。圣经有两次提到所多玛人,索多玛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那到底怎样罪大恶极呢?这里面讲的是非常非常全面,而且每一个事实都会让我们非常的震撼。

我们先看第4到第5节:“4他们还没有躺下,索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为住那房子,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在19章1到3节里面,关于夜晚、黑夜的概念不断的出现。这里面再一次让我们看见这是一个深夜,这是一个黑夜,这是人类陷入一个前所未有的黑暗之中,大约是这样一个概念。那我们怎么理解这种黑暗呢?“黑暗”意思就是几乎没有任何的光明。所以这里面让我们看见索多玛所代表的这个世界的罪恶到达了罪大恶极的程度,基本的表现就是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围住那房子。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所多玛所有的人都在罪中有份。罪恶已经发展到这样一个极端的程度了,就是一个义人都没有,所有的人都在罪恶当中有份。换言之,当上帝要倾覆一个地方的时候,审判要降临的时候,是因为这个地方连一个好人都没有了,这时候上帝一定要消灭这个地方,大约是这么个概念。如果不消灭,那当然是上帝的怜悯。

我们也可以看一下,第4到第5节里面的“连老带少”和第11节里面的“无论老少”,前后呼应的从两个角度让我们看见所多玛罪恶的严重程度。但是第10到第11节这段经文实际上延伸到了另外一个维度,让我们看一些所多玛罪恶的极端。10到11节,神的使者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他保护起来,关上门,然后是门外的人,原文当中有击打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睛都昏迷,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眼睛已经瞎了,但是还是要去摸房门,还是要攻打进去,还是要犯罪。因此,第四个方面告诉我们所多玛的罪恶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屡受惩罚,灾变频仍,仍然死不悔改。如果我们说所多玛的罪恶的第一个方面说所多玛罪恶的广度,所有的人都是罪人。那么第四个方面就是讲所多玛罪恶的深度到了一个积重难返,愈挫愈奋的程度。受苦越多越加倍的犯罪。

中间两个方面涉及到创世纪19章这段经文著名的两个难题。第一个难题是第6到8节,“6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7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8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做什么。”这个难题激起了现代主义者、人道主义者、人文主义者、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文明的人嗤之以鼻。很多人宣告圣经读到创世纪第19章6到8节的时候就让人作呕了,说这是圣经当中最恶心的一个故事,那就是一个父亲竟然可以把自己的两个女儿献给罪人,任他们残暴和蹂躏。这样的故事,怎么可以接受?这样的道理,我们怎么去解释?这是第一个难题。但是我要用这段经文去讲索多玛的罪恶。所多玛第二个方面的罪恶,简而言之,就是强暴处女的罪恶。它到底是什么含义,我等下会展开来讲。这也就意味着古往今来对创世纪这段经文的解释,我是彻底否定的,我认为这种解释基本上是一种魔鬼的道理,完全颠倒了圣经真正要告诉我们的。现代主义者把目光盯住罗得的罪,罗得的恶心,罗得的污秽,罗得的不堪,但是我个人认为圣灵真正的意义是让我们藉着罗得的告白,让我们认识所多玛的罪恶。所以这是所多玛的第二个方面的罪恶,强暴处女的罪恶,等一下我会展开来讲。这个道理极其深刻,极其具有现实的针对性。然后我们会感慨,再一次感慨圣经的伟大和诚实。

第三个方面,也是第二个难题。第9节,“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做官呢,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第9节和第5节要合起来看他们想干什么。第5节告诉我们他们要把那两个人带出来,任他们所为。那么罗得劝阻无效,他们继续往前冲。这里面主要涉及到的难题是什么呢?当然,教会传统当中对这段经文的解释对他们来讲不是难题,但是那种解释我们今天也同样要重新去反省。他们藉着这两节经文告诉我们,所多玛的主要罪恶是同性恋。“任我们所为”,考察希伯来文的原文,确实是发生性关系的意思。那么天使应该是以男人的形象进入了索多玛,那么所多玛的人就出来要和他们发生性关系。因此,几乎古往今来,教会谈到所多玛的罪恶,普遍的结论是索多玛的罪恶就是同性恋。只是我今天要告诉大家:第一,所多玛的罪恶是同性恋,或者说同性恋是索多玛的罪恶之一。但是所多玛的罪恶远远、远远、远远超过同性恋。根据这两节经文所多玛的罪恶更诚实的更全面的总结是什么呢?或者说,我们认为传统教会的那个解释既不符合圣经,而且也远离了圣经,是一个把蠓虫变成骆驼的逻辑造成的,只看见性丑闻,只看见同性恋,而没有看到这两节经文真正、真正让我们看见的那个所多玛的大罪。这个大罪是什么?就是宁可放弃强暴处女的机会,也要强暴天使。这才是所多玛的第三种罪恶,而这重罪恶最后直接导致了硫磺与火直接降到了索多玛的上空。而这个真理是极其重要的,我这里面用了另外两个概念来形容所多玛中间这两项罪恶,就是选择上的难题。对于罗得来讲,他面临一个抉择,就是选择上帝的天使还是选择自己的女儿。这是一个选择,这是一个抉择。你现在不用担心,我在情感上,在心灵上,甚至在真理上,我都不会支持罗得这样做。我相信圣灵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记录这件事并不等于这是上帝的心意,你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圣经记录的事并不一定等于是上帝鼓励的事。圣经只是把事实告诉我们,让我们看见了罗得的一个悲剧性的抉择。第9节让我们看到了索多玛人的一个抉择,就是在处女、在童女、在少女的面前和在天使面前,他们放弃了处女,选择了天使,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等一下会告诉大家,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历史从江泽民时代进入了习近平的时代。

我们现在看第一段经文,“他们还没有躺下”,“他们”根据第19章1到3节,说的是天使。用的希伯来文就是天使,上帝的使者。这个天使不一定是西方那个传统,带着翅膀的天使。不一定,实际上我们讲,天使往往在圣经当中是以人的形象出现的,没有翅膀。长着翅膀的天使是希腊罗马神话给我们编造出来的。这个希伯来文直接翻译并不是angel,而是两个概念,一个就是messager,就是信息传导员,诸如此类的,传讲信息的人。另外一个就是代表,他是上帝的代表,是神的代表。因此他们可以指向耶稣基督的仆人,可以指向基督的教会。这是上帝的使者,这是神在世界里的代表。

“他们还没有躺下”,告诉我们这场悲剧,所多玛这场闹剧发生的时间背景是夜晚。而且他们还没有躺下,整个索多玛的人全都来了,这意味着什么呢?所多玛城市也算是一座大城了,那就意味着这个城市对外来人口,对异族的人或者跟非我族类,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敏感,很容易马上动员起来,把这些外来的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记住这一点很重要,不然我们很难理解接下来发生的冲突。

然后,我们看“索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房子”,这是三句话,三句话从三个方面来反映了索多玛罪恶弥漫的广度。第一个方面,“各处的人”,从不同方向来的人,从不同种族来的人,从不同肤色来的人,从不同文化来的人,从不同阶层来的人,全来了。也就是说罪恶深深的像瘟疫一样渗透到了所多玛社会的方方面面。士农工商全部都在神面前是罪人。这也让我们看见圣经的那种诚实和深刻,我们人类社会,我们往往在魔鬼的一个谎言之下,什么谎言呢?我们总是希望在人类当中区分出一些伟人和罪人,伟大的人和卑鄙的人。今天实际上红富二代和平民知识分子之间其实在灵魂深处有一个致命的一个冲突。红富二代认为老百姓更有罪,配得专制;平民阶层就认为掌权者比老百姓更恶心更邪恶。这是灵魂深处的冲突,没有办法。但是我们感谢有圣经赐给我们,他让我们看见索多玛各处的人,各个阶层的人在神面前是一样的罪人。第二,“连老带少”,从年龄的角度让我们看见老年人和少年人都是罪人。它粉碎了这个世界的两大神话,德高望重的神话和光辉灿烂的、天真烂漫的神话。上帝不相信你这一套,既不要演天真,也不要演德高望重。而且这个事实也让我们看见,因为老少涉及到代际的传承,就让我们知道,索多玛这个罪恶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从来没有被叫停过。从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到新一代八九点钟的太阳都是罪恶之子。第三个方面,“都来围住那房子”,让我们看见了,在围攻教会,攻击牧师,否定上帝,无神论这个方向上索多玛官民老少全民一致,实现了空前的团结,团团围住,不给教会留下一丝的空间。这正如我们已经讲过的,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发生了一场非基运动,国共两党所有的精英和贵族全部团结起来,中国的上层社会和老百姓全部团结起来,从义和团运动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我们会发现惩处任何一个社会阶层,都有人为他们说话,但是当打倒教会的时候,整个国家鸦雀无声,共同一致。所以这是索多玛罪恶的广度。

然后,我们看他们的声音,他们呼叫罗得说,今天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我们一定要记得,他们特别特别敏感,有外来的因素到我们这里来了,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一定要把他们搞清楚。然后他们要求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这个“任我们所为”那个字,我们展开来说一说。它很重要,这个字最早就是“知道善恶树”的那个“知道”,借此我们就知道了这个“知道”是什么意思呢?他实际上就是像发生性关系一样,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占有和控制。上帝憎恶的到底是什么呢?从这个角度,就是祂憎恶一个罪人,一个有限的人,对善和恶的那种性侵犯,像性侵犯一样的占有。创世记4章1节,确确实实用这个动词告诉我们亚当和夏娃同房,交合就是这个动词。也就是说,这个动词同时有两个含义,“知道”的意思和“发生性关系”的意思。因此我们大体上可以同时把所多玛人的这个想法用这两个方面来解释。第一个方面,他们想控制住外来的这些人;另外一个方面,我不排除他们真的可能想跟上帝的使者发生性关系,表明了他们确实是一个同性恋之城。但是,纵观圣经前前后后的经文,同性恋的这个指控没有那么充分,但是第一个方面,就是他们想完完全全的让这些上帝的使者被他们掌握、控制、消灭,这是真实的,这是充分的信息。

为此,我们可以稍微的看一看圣经当中比较有名的,平行的经文。约书亚记,这基本上是发生在一个地方,这三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地方。刚才那个消灭上帝的使者在所多玛。然后,这个要消灭上帝的使者,在耶利哥。然后,要消灭上帝的使者,在迦南美地,在应许之地,在伯利恒。我们先看第二个例子,约书亚记,以色列人进入迦南了,像我们刚才看到那一幕基本上是一致的。差派了几个使者,叫探子也好,是一样的,潜伏到了耶利哥城。耶利哥城是上帝的军队进入迦南要打的第一场最重要的战役,然后耶利哥城整个包括他的国王马上就被惊动了,马上就感觉到了,有从天上来的使者,或者有一个不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入侵者来了。然后耶利哥王,马上就动员起来,也是晚上,说今天晚上以色列人到我们这里来窥探此地,跟刚才那个环境是完全一样的。然后耶利哥王打发人去见喇合,喇合是住在耶利哥城墙上的妓女。说,那到你这里来进入你们家的人要交出来,因为他们来窥探全地。你一定要有一个概念,这两个故事是完全平行的。你接的那个人在哪里,要把他交出来,任我们所为,我们要弄死他。然后我们看新约圣经相关的背景,主耶稣进入这个世界了,希律王作为世界的代表,像所多玛王比拉一样,他深深的敏感到了这场危机正在逼近紫禁城,正在逼近他统治的区域里面。然后他首先看到了一个事件,就是东方的几个博士来到耶路撒冷也是问,那生下来的犹太之王就是耶稣在哪儿。这个事情进一步提醒了希律王。你看希律王听见了就心里不安。然后,耶路撒冷全城的人也都不安。有两个使者到了所多玛,所多玛王和所多玛合城的人心里都不安,这是他们起来围困上帝使者住的那个房子真正真正的原因,一定要记住这一点,这太重要了。我说的更彻底一点,这个世界,所多玛所代表的这个世界就是要在耶稣基督及其教会刚刚进来的时候彻底的把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这很极端很极端的做法就是希律王。他把祭司长和文士叫来问他们说,耶稣诞生在何处。你记得这些词,这些概念,你看那里面说那人在哪里,然后呢?他们在哪里,降生在哪里,和刚才我们看到的创世记那个经文是完全一样的,就是今夜到我们这里来的人在哪里。把他带出来交给我们,任我们所为。希律没有找到博士,然后大大的发怒,这是索多玛人的表情。然后,他最后有一个暴行,就是把伯利恒城内的所有两岁的男孩儿全都杀尽了。这些平行的经文就让我们知道所多玛人真正想干什么。不一定是鸡奸,不一定是同性恋,他们真正的是要把上帝的使者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彻底消灭。

那么我们怎么来类比,来理解所多玛人的这种一定要把不稳定因素消灭的这种心态呢?你看十九大。十九大就是所多玛,我不是要太多讲这个信息。这是一座罪恶之城,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对任何的风吹草动和不可判断的,不可把握的,不知道的那个动词,他们决定消灭在萌芽状态。十九大就是所多玛,因此我们看见了,为了捍卫那个破会,非常破的会议,整个中国人都面临着断网断电断炊断气断子绝孙的危险。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告诉大家两大原因:第一,他们对不属于自己,在自己不能控制范围内的任何异类必须消灭。第二个原因,我等下会告诉大家,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们在灵魂深处深深、深深地被触动了。他们有一种魔鬼一样的聪明和敏感,发现自己最最最最重要的东西正面临挑战。谁能知道基督教文明、圣经的真理和中国的政治文化最致命的冲突是什么?那就是对人的看法。因为中国的这种政治文化,它建立在人,特别是某些人是伟大光荣正确的逻辑之上的。但是我们开篇就讲了圣经宣告的基本信息是人都是罪人。如果人都是罪人,整个统治的架构、意识形态彻底崩溃。但我们的目的并不在乎权力,但是他们在乎。所以接下来你会看到索多玛人真正真正表达他们的动机的一句话就出来了。那句话是什么呢?就是你们来想要做官啊。所以不要眼睛盯着同性恋、性那点儿破事,他们真正真正起来要消灭上帝使者的动机,是因为他们怀疑基督教要在我们这里搞政治,大家明白吗?这是所多玛人全城动员起来,要消灭上帝使者真正的动机。可惜啊,真的可惜啊,我可以说千百年来,我们很多的传道人、教会完全是歪嘴和尚念经,把最基本的信息漏掉了,然后到处说索多玛的罪恶是因为同性恋。我强调,我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罪,但是我不认为同性恋一定比异性恋罪恶更大。在性的这种放纵方面,我们和所有的同性恋者在神面前是一样的罪人。第二,我反对那些张牙舞爪的同性恋者,把同性恋当做一个什么天赋人权,不知羞耻,不知悔改,但是所多玛的罪恶远远超越了这一切。索多玛真正的罪恶是他们要强暴天使,他们要强奸天使,甚至他们放弃了处女也要强暴天使,这个道理我接下来再讲。

我们看罗得的反应,这就到了罗得的那个难题了。“罗得就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做什么。”我们先看“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这一幕在黑暗的索多玛,在中国的街头,罗得的这一站,挺身而出,我觉得宇宙应该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是有上帝形象的义人,这是在真理上一个非常勇敢的人。我们一定要设身处地的为罗得想一想,在那个处境下面,一般的人性一定是屁滚尿流的,因为整个所多玛都把罗得当作异类,而站在罗得身边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自己。或者我们说只有神在他身边,这是非常勇敢的一个行动。可惜,罗得所代表的上帝儿女的形象在今天基督的教会当中是越来越寥若晨星。基督教会不仅屁滚尿流,而且以屁滚尿流为荣耀,为属灵。那么站在所多玛罪人、所多玛王面前的教会,今天在哪里?罗得出来,而且把门关上,这个动作就意味着他不留后路,做好了殉道的姿态。到众人那里,我们可以看见大军压境,罗得是一夫当关,不容易啊,真是很不容易。在新约圣经当中,我曾经谈到施洗约翰、使徒保罗都有类似的见证,但是我觉得罗得比他们都勇敢。因为保罗还有千千万万个弟兄,施洗约翰还有万万千千的门徒,罗得是只身一人啊。当然他叔叔在山顶上,不知道是不是看见了这一幕。真的,罗得这一身正气也好,真是让我们感动。人活着的意义究竟在哪里?你的伟大,你的尊严究竟在什么地方?在我们的一生里面有没有这一幕,我们真的为真理的缘故,就站在了世人的面前。罗得的这个动作超越了人类任何理性的分析和算计,没什么道理可讲。迦南作为天国的预表,教会作为天国的投影,在某种意义上,历史的转折关头就在罗得这纵身一站,超越经济学理性,也超越灾民理性。如果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从来也没有真正的开天辟地过,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在我们的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罗得。我们站在那里要计算我站在这里接下来我能不能打土豪分田地,罗得站在这里就是为了保卫上帝的使者。

与此相关。我们接下来触及到罗得的那个女儿的难题了。我想先让大家记住一个基本的概念,当我们触碰到罗得的这个难题之前,你一定要回到圣经本身怎么说罗得这个概念上去。彼得后书第2章,用三次之多的篇幅不断的告诉我们罗得是个义人,罗得是一个敬虔的人。这已经决定了,我们来判断罗得“出卖女儿”的这个事件上你不能定罪罗得。因为你如果定罪罗得,你就跟圣经对罗得的基本的定义不一致了,我们没那么大胆子。当然我们都同意罗得一定像我们一样也是蒙恩的罪人,这另当别论,这是两个话题。但从常识上,大体上来讲,所多玛的罗得,此时此刻的罗得是个义人。他没有问题,我说他没有问题,我再强调不是说他在上帝面前不是个罪人,就是基本上他没有问题,否则的话我们没有办法展开更深的道理。

然后,我们看第7节。罗得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然后看最后这节经文。那两个人既然到我的舍下,不要向他们做什么。罗得说不要不要,而且你们做的是罪恶。昨天在小组聚会的时候,我藉着这节经文,谈到了一个重要的道理,今天没有时间,我不展开谈了。我谈了什么道理呢?就是什么叫论断。我特别强调了圣经有两个平行的真理:责备和论断。上帝禁止人像神一样对罪人做终极的审判,但上帝赋予了基督徒、教会面对世界罪恶说“不”的权利和责任,不可推诿,凡是推诿的在上帝面前自取其罪。我昨天大约讲了有一个小时,就是到底什么是论断,什么是责备。罗得让我们看见,面对所多玛的罪恶,教会承担着说“不”的权柄和责任,既是权柄,也是责任。那我要问大家,今天面对所多玛的罪恶,去说“不”的教会在哪里?今天只有面对所多玛王说“是”的教会,剩下就是对牧师说“不”的教会,对弟兄姊妹彼此说“不”的教会,然后他们把这个叫做“活出来”。罗得让我们看见什么是圣经讲得“活出来”。

我们现在集中来讨论为父不仁的罗得。“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意而行”。我和大家一样,我最早读到这段经文的时候真的是很难受,这是我要信的圣经啊,而且罗得是个义人啊,他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呢?因为我们也是父亲啊,我们宁可自己去死啊。我们怎么可以做这么恶心的事情呢?你可以把你自己献出去啊,而且你明明知道献出去意味着什么。所以弟兄姊妹,我们怎么理解这个难题呢?第一点,我刚才已经谈到了,我们不要把这件事情看成是上帝的意思。神没有说。这是记载了罗得的一个行动。但是第二点,罗得一定是这样说了,而且我们没有理由怀疑罗得一定会这样做。所以一些释经家为了给罗得做辩护,说罗得这样做完全是为了缓兵之计,因为他知道所多玛人都是同性恋者,没有人对女人有兴趣,我觉得这个解释很幼稚。你以为所多玛人那么好骗啊,这很搞笑。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为上帝做谋士,做辩护,真的是到了不讲理的程度。怪不得很多人讨厌咱们基督徒。反正你们的全都对,没理也要辩三分,这是不可以的。我们还不如诚诚实实的根据圣经整全的道理、相关的经文来看一看罗得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真正想明白罗得的这种抉择,我建议大家去看一部电影。这是我对西方的大片,我可以说排在第一位,没有第二的一部电影,我最喜欢的,就是《苏菲的抉择》(Sophie’s Choice)。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人看过。故事梗概大约如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德国人抓了一些犹太人,这是其中被抓的一家人,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最后的这个党卫军也好,这个法西斯也好,让那位母亲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就是你献出女儿还是献出儿子,只能活一个,这是很有名的一位女影星演的。我建议大家不妨再重新去看一次。这是一个有极其深刻的神学含义的电影。然后这个母亲说我没有办法选择,我不能作出选择。但是最后好像一种非常莫名其妙的一个冲突,因为你没法选择也得选择,必须做出的抉择。她最后说把女儿献出去,把儿子留下。我说句题外话,我觉得我们中国人的电影真的没法比,这个别再闹了,都是一些垃圾。这电影真的是我一生永远永远无法忘记。特别是当我认识到了罗得献女儿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这部电影。

我们一步一步来说。第一,罗得是个义人。第二,你一定要认为你心里的那种恶心和反感,罗得和你一样。你千万不要认为你比罗得更义,你这种想法本身就是错误的。然后接下来你会去审判罗得。也就是说你能想到的这些道理,这些高大上,这些义愤填膺,这些为女儿献身,甚至父亲要死的这些东西,他都想过。你只有这样,你才能诚实的进入到圣经里面,你明白吗?所以第一点,罗得是个义人。第二点,你所想到的罗得都想过。你以为他不懂这个道理,你以为他不心疼自己的女儿。圣经上记载的是常识。所以第二点,罗得和我们一样。第三点,但是所多玛的这个社会,法西斯的这种暴虐,根本没有给罗得别的选择的机会。各位明白了吗?所以藉着罗得的这个告白,让我看见长期以来,索多玛人,罗得,我们每一个人在中国,在一个罪恶的国家和社会里面,我们一直面临着一个抉择,那就是为了捍卫上帝的利益,或者为了捍卫真理,或者为了捍卫正义,你必须献出你最爱的女儿。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我真想用一天的时间把这个伟大的主题跟大家讲一讲,而且我要告诉大家,罗得的抉择正是我们的经历。你想过没有啊?女儿是什么?女儿是一个男人,一个父亲心目当中最宝贵的,是我们的荣耀。处女是我们的童贞,是我们的纯真,是我们的理想,是我们的尊严,是我们的信仰,是我们人生最最宝贵的东西。但是,回顾我们走过的一生,你最大的悲剧是什么?在中国给定的那个环境之下,就是你不断的跟魔鬼做交易,献出自己的尊严,献出自己的童贞,献出自己的理想,献出自己的青春,献出自己一切的悲剧的一生。我们的一生是不是这样?你今天可能50岁了,你可能60岁了。为了追逐权力,为了追逐金钱,为了追逐荣耀,我们跟这个世界的王所做的所有的交易就是献出你最宝贵的女儿。想过吗?我们是不是这样长大的呀?而且我要告诉大家,十九大即将召开了,凡是进入十九大会堂的每一个人,都是牺牲了自己童贞女儿的罪人,不然他坐不到那里去。所以让我们赞美神吧,圣经这节经文是何等何等的深刻,他深深的、生动的用罗得的一句告白让我们看见这是索多玛骇人听闻丧尽天良的罪恶。就是所多玛的罪恶是什么?逼迫每一个正常的人,每一个父亲,每一个男人,要想成功,要想捍卫你的尊严,你就必须牺牲你的女儿。这也是我们今天的司法实践呀,你敢在国外爆料吗?你敢批评中共吗?他就要绑架你的家人,你要献出你最爱的女儿啊。索多玛为什么必须消灭啊?因为他们用最残忍最流氓的手段逼迫罗得跪在他们的面前。你不是想捍卫正义吗?你不是想捍卫天使吗?把你的女儿拿出来。而罗得是深知这是所多玛的潜规则,这是所多玛的文化。所以我们的结论是,藉着罗得的告白,不是让我们去自以为义的批判罗得,而是让我们藉着罗得的告白认识到所多玛的罪恶原来如此。太可怕了,这是一个为真理不断失去处女的民族,这是我们一生的写照。我举个特别简单的例子,在我一生当中,我觉得我特别特别羞耻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写入党申请书。我们可以有不同观点,但是我认为我的童贞是那一刻失去的。所以我们再一次看到罗得的悲剧的时候,让我们深深地认识到所多玛以及我们祖国骇人听闻的摧残人性的罪恶。

但是我们以为这种罪恶已经够骇人听闻,已经登峰造极了。不,现在所多玛人民又发展了,又崛起了,又继往开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对处女已经没兴趣了,我们要强暴天使。那这是什么意思呢?“众人说,退去吧。”这句话翻译得很客气,就是“滚”。创世纪19章第9节分割了一个世代,分割了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分割了一个从以占有别人家女儿为荣耀的罪恶,进展到了我们宁愿去强暴天使的一个真正登峰造极的罪恶的时代。这意味着什么?处女、女儿、女人,这个可以作为肉身追求幸福的顶峰。说穿了所有属世的追求幸福荣耀归根结底可以用它来代表。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时代了,这个我们还要,但是这个不是我们最高最高的追求了。现在最高最高的追求是什么呢?是天使,是强暴天使。我等一下解释“强暴天使”是什么意思。我看他们怎么说,说这个人来寄居的还想要做官呢?我刚才谈到了,权力。一个方面,他们敏感的或者淫者见淫的认为基督的教会来是要夺取他们的权力,是要颠覆他们的权力。你可以在贵国,在所多玛做任何任何自由经商的活动,但是你要敢碰我们的宝贝权力,或者我认为你要碰我们的宝贝权力,必须消灭。这是所多玛真正的信仰。所多玛的信仰甚至不是女人,而是权力。女人如衣服,权力如上帝,这是索多玛,这是中国。正因为如此,你要敢碰我的权力,或者只要我怀疑你碰了我的权力,我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对这些活动的那种镇压,一年比一年更加的登峰造极,根源在此。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道理,大家可以去思想,为什么以前强暴处女为人生的理想,今天以强暴天使为人生的理想呢?我展开来讲一讲这个“伟大的转折”。可以说,这是一个从和谐社会到中国梦的转折。从三个代表到治国理念深刻的转折。以西结书16章第49节非常清楚的让我们看见索多玛这场罪恶是怎么出来的。“你的妹妹所多玛的罪孽是这样,她和她的众女都心骄气傲,粮食饱足,大享安逸,并没有扶助困苦和穷乏人的手。她们狂傲,在我们面前行可憎的事,我看见便将她们除掉了”。我们以前已经谈到过相关的经文,就是索多玛实际上是在一个鱼米之乡,很富裕的地区。但也可能长期由于战乱,他们一直也没有达到温饱和小康的水平。所以到2000年实现小康的目标一直是这个民族5000年的社会理想。在一个叫习近平先生的时代,这个理想,我们可以说基本上实现了。在这个温饱小康,全世界购买奢侈品和房产的这种像西方人一样有钱一样富裕的这种理想实现之前,整个民族,所有的人生理想,总结起来就是占有处女的理想,就是实现肉身的幸福,肉身欲望得到极大的满足,霸占更多更多的对象,以便满足自己长期以来的匮乏。长期以来,肉身的匮乏,灵魂的匮乏,到了中国梦的时代,其实中国人在全世界那种得瑟基本上就是炫耀我们有钱了。很多很多的房子,很多很多的女人,很多很多的衣服,很多很多的车,都是一个意思了。一言以蔽之,占有了无穷无尽的童女。但是仅仅这样,实际上因为人都是神造的,不能满足人里面真正的狂妄。粮食饱足,大享安逸之后,所多玛人开始了一个新的追求,那就是彼得后书这段经文让我们看到的。我选两节经文读给大家。“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 11 就是天使,虽然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毁谤的话在主面前告他们。 12 但这些人好像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现在我来解释“强暴天使”是什么意思。强暴天使主要有两大目标:第一个目标,向上帝复仇。千百年来,我们这个民族所有的苦难都是神来的,因此,我们从上帝所来的任何任何的使者和信息,现在是我们报仇雪恨的时候了,一定要把上帝及其军队消灭在萌芽状态,为了复仇。第二个原因就是看到了圣经的这套东西和我们的所有过去5000年的所作所为所信所望都是针锋相对的,必须消灭。第三个原因,藉着对天使的强暴,凌辱,甚至是性侵,他们自以为神。我要告诉大家,今天的索多玛的罪恶,登峰造极的罪恶就是富裕起来之后,藉着对天使对教会的逼迫,对上帝的践踏,他们要成为上帝的上帝。到这样的时候,应了一句话,那就是上帝让所多玛灭亡,必任凭他疯狂。这是有史以来几乎最疯狂的时刻,所以我们可以这样来讲,不是你有钱了,肉体满足了,你就可能进入天国。难怪我们主说有钱的人进天国,比骆驼穿针眼还难。因为这里面面临着一个十字路口,由于粮食饱足,大享安逸,你可能去顺服基督,你也可能出来去强暴天使,强暴上帝的使者。注意想象过没有啊?有一种什么什么样的狂妄和傲慢,竟然连上帝的使者他也敢任意所为呢?因为不这样做不足以表达他的狂妄。通过杀人追求永生,通过坐在各种各样的这个机会当中扮演上帝,这一切是索多玛新一轮的不可饶恕的罪恶。

我们看最后上帝的反应,“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并且使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找不着房门。”到一定的时候,到从放弃处女转过来强暴天使的这个罪恶的时候,神一定会伸手的,神的手一定会临到的。诸位可以去检阅一下,圣经上,旧约到新约,何谓神的手。神的手临到了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把罗得拯救出来;第二个目的把那些强暴天使的罪人预备放到硫磺和火中。先把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上帝在这个时候会首先抢救祂的百姓,会拯救祂的教会。现在就是上帝伸手在拯救罗得的时候,正在呼召越来越多的百姓来到祂的教会。按照新约圣经的一些基本信息,当屋子里面人数凑满了的时候,就是上帝向世界倾倒硫磺和火的时候。但是藉着这节经文,我们能够看见神的怜悯的心肠。“使门外的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按照所多玛人的罪孽,按照他们强暴天使的这种登峰造极的罪恶,仅仅从神的公义来讲,他们这个夜晚就应该进入硫磺和火。但是我们看见上帝对他们的击打仅仅是什么呢?仅仅是击打他们。也可能杀了战斗在第一线的一些英雄,但是大部分人就是眼睛昏迷,摸来摸去。但是摸来摸去,找不着房门。原文告诉我们,他们很着急很难过很痛苦,找不着犯罪的门路。而我要借着这一幕告诉大家的是,我们借此看见了神的忍耐和怜悯,也就是说所多玛人还有一个夜晚悔改的时间。因为硫磺和火从天上降下来是第二日凌晨发生的事情。

最后我们看看神的怜悯。他们的眼睛就模糊了,看不见了。这个词基本的含义就是突然瞎眼了。上帝为什么要让一些人瞎眼呢?一个方面是为了审判、管教。它既可以指这个民族陷在雾霾当中,看不见光亮了。雾霾成了罪恶赢得的基本的惩罚。第二个方面也可以指这个民族灵魂的状况,就是人们什么都不信了。因为信仰是人的内在之光,不再有信仰了。世界弄瞎了他们的眼睛,因为他们只信钱,这是第二个方面瞎眼。第三个方面,我们看圣经相关的经文,告诉我们上帝先弄瞎一些人的眼睛,让他们陷入雾霾,让他们现在失去了信仰,很盲目,活着没有意义。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让他们现在去寻找上帝。所以在列王纪下第6章有一个突然瞎眼的故事,上帝让一些准备攻击以色列的人突然瞎眼了,找不着路,希望他们悔改得救。在使徒行传第9章第8节,我们记得有一个人就是保罗,他正在犯罪,正像所多玛人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直奔大马士革,要去犯罪,在半路上接近大马士革城门之前突然瞎眼了。我们看见上帝何等爱保罗啊。当然也是惩罚他,然后是爱他,因为你的眼睛还是明亮的,你就一定到大马士革继续犯罪。瞎眼了,没法犯罪了,然后要人牵着。最后神让他看见了基督,对吗?然后第三个方面就是使徒行传第13章第11节,说什么呢?保罗出去传道,碰见一个抵挡他的假先知,不让别人信基督。保罗就奉主的名去惩罚他,他就突然瞎眼了。没有马上消灭这个世代的人,没有马上消灭他们,只是让他们瞎眼,惩罚,中止犯罪,忍耐,怜悯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悔改,但是所多玛人是不是悔改了呢?今天的路加福音17章福音经文让我们看见,当硫磺和火降下来的时候,整个索多玛的人还像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样,继续在“正常”当中在继续的生活。我们不是嘲笑所多玛,我们都是从所多玛当中被呼喊出来的人。我们为什么被呼喊出来?有两个原因:第一,在座的每一个人在我们的人生当中都经历过一段瞎眼,你要不喜欢听,我换个词,迷茫的时期,现在回过头来,让我们感谢上帝,赐给我们一个迷茫的时期。因为迷茫的时期是对我们以前罪恶的惩罚,也是为了终止我们继续为钱、为权、为色去犯罪。更重要的是,要预备我们能够看见上帝之光。基督就是那光,凡在祂里面行走的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我们一起来祷告:天父,感谢赞美你今天招聚你的众儿女来到你的面前,让我们重新看见你对我们的救恩。也求你赐给我们能力,能够呼召更多的人来归向你,奉耶稣基督的圣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thought on “录音整理:创世记第十九课:罗得的自由选择(1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