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十九课:罗得的自由选择(19:1-11)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创世纪19:1-11

1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所多玛城门口,看见他们,就起来迎接,脸伏于地下拜,2说,我主阿,请你们到仆人家里洗洗脚,住一夜,清早起来再走。他们说,不,我们要在街上过夜。3罗得切切地请他们,他们这才进去,到他屋里。罗得为他们预备筵席,烤无酵饼,他们就吃了。

4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5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

6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7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8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

9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

10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11并且使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

感谢神的话语。首先请注意,创世纪19:1-3与18:1-8平行,即亚伯拉罕接待主与罗得接待主平行。另外,上帝眷顾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18:9-15)与上帝眷顾罗得的妻子(19:15-26)也是平行的。而19:1-3与18:1-8的基本教训也是一致的:末世审判之前,上帝先来寻找自己的儿女,建立教会,祝福子民;而神的儿女警醒守望、殷勤接待神。也考虑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证道信息主要讲论创世纪19:4-11这段经文。创世纪19:4-11可以平行-交叉结构:一方面是平行结构:4-5与9平行,记述了所多玛人的恶言恶行;6-8与10-11平行,记述了罗得和天使的义言义行。另一方面是交叉结构:4-5与10-11首尾呼应,让我们看见所多玛人的罪恶及其结局;其中呼应的概念如“房屋”、“连老带少”等。6-8与9呼应,对比罗得和所多玛人面对上帝及其使者的不同态度,这种态度决定了“外邦人”和“基督徒”两种不同的结局。

彼得后书第2章特别谈到了罗得与所多玛人两种不同的命运;而且劝勉教会远离那些因为贪爱世界、无视末世论真理的假先知、假师傅和陷害人的异端。彼得特别强调了所多玛人的主要罪孽在以下几个方面:“10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12但这些人好像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13行的不义,就得了不义的工价。这些人喜爱白昼宴乐,他们已被玷污,又有瑕疵,正与你们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诡诈为快乐。14他们满眼是淫色(淫色原文作淫妇),止不住犯罪。引诱那心不坚固的人,心中习惯了贪婪,正是被咒诅的种类……22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请记住彼得所见证的所多玛的主要罪恶,以及罗得的救赎:

“5神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6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7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8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9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把不义的人留在刑罚之下,等候审判的日子”。愿那搭救罗得的神,加倍与我们同在。阿门。

一、罪恶倾城(4-5)

4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

5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

1、那时黄昏

创世纪19:1强调罗得接待的是“两个天使”(שְׁנֵי הַמַּלְאָכִים);而19:10又称之为“那二人”(הָֽאֲנָשִׁים);这是表明上帝的使者是以人的样式出现在所多玛。而מַלְאָךְ的基本含义是messenger, representative;完全可以指向神的仆人以及教会。第4节让我们看见所多玛暴行发生的具体时间:一方面,上帝使者刚刚到达所多玛,那里的人类就已经动员起来了。这或许说明了以下几个事实:所多玛的告密制度高度发达,而罗得一家一直是所多玛朝野关切的对象;所多玛天下乌鸦,因此只要有一点点“异类”马上就显出来,或光或盐,无法隐藏。不仅如此,此时耶和华还没有降临,只是两位使者在所多玛。即所多玛人还有悔改的时间。另一方面,这句话显示此时是夜晚,趁着黑夜登堂入室,实施恐怖是所有流氓国家和警察国家的传统,黑暗之子利用黑暗将黑暗进行到底。另外,在他们躺下休息之前,在教会传讲福音和审判信息之前,这些灭亡之子就被自己的罪性和魔性动员起来,根本没有给上帝“若是不然,我也必知道”的时间。他们实在是自己找死,自己找上门来。动词שָׁכַב的基本含义是:to lie down,to lie (of sexual relations),to lie down (in death),to rest, relax (fig)。这里主要指使者们还没有“上床休息”。当然你也可以这样理解:教会在这座城市尚未安营扎寨。所多玛人自己等不及了,他们对教会是极端敏感的,而他们的罪恶催逼他们迫不及待地自蹈灭亡。

2、罪人罪行

“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这句话让我们看见,所多玛所有的人都是罪人,没有一个义人。而连老带少这个状况,也显示罪恶怎样代际相传的。另外还可以参考约翰福音8:9,“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所多玛全面败坏,可以从三个方面得以印证。第一、老年人与少年人。圣经将德高望重和天真烂漫两种人本主义谎言都粉碎了:老人(זָקֵן,)是罪人,儿童(נַעַר)也是。而老人和儿童都是罪人也意味着所多玛县里没有好人。第二、掌权者与老百姓。老人和儿童这两个概念还可以指向官长与仆人,这意味着,所多玛的政府和人民都是罪人。第三、“各处的人”,כָּל־הָעָםמִקָּצֶֽה,all the people from every quarter:一方面,所有人;另一方面、各种职业、种族、年龄、文化等等方面的人,全部在罪中有份。קָצֶה的基本含义是:end, extremity,直到每一个角落,直到每个方面的尽头。这里见证所多玛全国全民犯罪的动词是סָבַב,“围住那房子”。一方面,显示了罪人在犯罪中的团结一致;另一方面,他们除善务尽,不给上帝使者留下一点点活路。这就是所多玛,密不透风的铁屋子与黑监狱,坏事做绝,恶贯满盈。我愿意相信,所多玛人实际上知道他们要“性侵”的对象是谁,这一点可以参考这两节经文:创世记13:13,“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创世记19:13,“我们要毁灭这地方。因为城内罪恶的声音在耶和华面前甚大,耶和华差我们来,要毁灭这地方”。所多玛人的犯罪是在上帝面前的犯罪,甚至是针对上帝的犯罪。

3、恶人恶言

现在我们来看所多玛人的呼喊或言论或意识形态宣传。媒体都姓比拉。“5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恶人的呼喊或威胁以及试探,首先是针对罗得的。这意味着教会面对政治恐怖也是面对卖主的试探:你是否会在如此强大的政治暴政面前出卖基督和祂的使者或教会。现实就是如此真实,如此严峻。这根本不是我们是否体谅罗得的软弱、以及表演爱人如己的问题,而是涉及罗得是否会自绝于天国的问题。因此你若真爱罗得,必须劝勉他为自己的永生站立得住。其次,所多玛人最终要残害的还不是罗得,而是上帝的使者。所以他们追问那些人在哪里,与上帝追问人在哪里形成对比。再次,他们要强暴上帝的使者。一般解经者一致认为,“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显示所多玛的主要罪恶是性变态和同性恋(利未记18:22,20:13等)。这里的动词יָדַע的基本含义是to know(创世纪3:5,18:21等);但确确有发生性关系的意思(创世纪4:1,17等)。或许两种含义可以并存:行强暴,精神侵占——公开施暴和教训,使其知道我们是谁。而不仅如此。所多玛人的宣言,应该是与上帝的旨意针锋相对的:“我现在要下去,察看他们所行的,果然尽像那达到我耳中的声音一样吗?若是不然,我也必知道(יָדַע)”(创世纪18:21)。

二、面对罪恶(6-8)

6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7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

8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

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

1、罗得说不(6,8b)

我们可以将这段经文交叉结构,6与8b首尾呼应,让我们看见“不要”这个概念在重复中被特别强调:面对罪,罗得两次说不。第一次,אַל־נָא אַחַי תָּרֵֽעוּ,我的弟兄们,请你们不要作恶。第二、רַקלָֽאֲנָשִׁים הָאֵל אַל־תַּעֲשׂוּ דָבָר,但是对这些人,你们不要作任何事。翻作任何事的字是דָּבָר, speech, word, speaking, thing。这个字可以指暴行,也可以指恶言。罗得“说不”不是论断,而是爱神和爱人如己。而一个面对世界邪恶丧失了说不能力的教会或基督徒,根本就不是基督的门徒。他们不是属灵,而是恐惧。但主怎样说呢?“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灵魂下同)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马太福音16:25)。罗得不仅用说不见证了信仰,也用行动证明他是神的仆人:“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一方面罗得没有逃避,直接站到人群中,如羊进入狼群;甚至不留退路。新约圣经说罗得是一个义人,他是当得的。另一方面,罗得没有将上帝的使者出卖给外邦罪人,而且全力要保护他们,免得落入罪人之手。第6节这里有两个同义词:פֶּתַח,דֶּלֶת;都是入口和门的意思,与8b中的“舍下”(קוֹרָה,rafter, beam)前后呼应。这些概念显示罗得站在破口之处,面对闯入者,预备殉道:你们要进去,就踩着我的身体过去。从亚伯拉罕到罗得,虽然世界变得更加邪恶,但是教会也变得更加坚强。当然,罗得也是向所多玛人陈述他们也懂得的待客之道,但所多玛不相信道理。

2、罗得女儿(8a)

仅仅勇敢是不够的,你要作出牺牲,甚至献上自己最宝贵、最心爱的:“8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然而到底应该怎样理解罗得这种狂热的献祭和牺牲,可谓众说纷纭。现代人显然无法理解罗得对女儿的作为,甚至认为他比亚伯拉罕献上以撒更加不可理喻。而罗得的作为即使在世俗道德逻辑上也得不到辩护:你可以牺牲你自己,但你没有权利牺牲自己的女儿。或者罗得仅仅是缓兵之计吗,以此延迟暴民的进攻时间?或者罗得的女儿们在房内自己表示愿意舍身救主,而罗得只是表示她们自己的意愿而已?或者罗得心里实际上知道自己所接待的是谁,深信他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管,最终必然会出手相救,拯救自己和自己的女儿?或者罗得知道所多玛人根本对他的女儿没有兴趣——比如罗得的女儿已经许配给了所多玛人,或所多玛暴徒都是有同性恋倾向人(结婚后仍保持处女之身,19:31;有犹太传统认为罗得有4个女儿)——因此故意用这种极端的说辞让所多玛人羞愧(Luther)?或者,罗得像亚伯拉罕一样不过都是罪人,为了自义或自保,后者可以将太太牺牲给法老,前者可以将女儿献祭给所多玛人?或者,罗得逼迫女儿献身,这是迦南的风俗或罪恶;结果罗得最后赢得了女儿逼迫父亲在山洞献身的报应(midrash)?或者神的使者任凭罗得出去并且这样说,就是要藉着罗得的话语定所多玛人的罪,同时见证罗得的信心?

无论如何,这事确实发生了,罗得的行动和言论一定是事实。但是圣经所记载的事实,不一定等于上帝鼓励这种行为。仔细研究原文仍然是必要的。הִנֵּה־נָא לִי שְׁתֵּי בָנֹות אֲשֶׁר לֹֽא־יָדְעוּ אִישׁ אֹוצִֽיאָה־נָּא אֶתְהֶןאֲלֵיכֶם וַעֲשׂוּ לָהֶן כַּטֹּוב בְּעֵינֵיכֶם,Behold now, I have two daughters which have not known man; let me, I pray you, bring them out unto you, and do ye to them as is good in your eyes。这句话至少表面上并没有说,将两个女儿交给所多玛人强暴;而是说,去作你们眼中看为好的事。也许罗得仅仅是阐述了一种“和亲”的政策,对此中国人耳熟能详。

三、罪上加罪(9)

9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

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

1、变本加厉(9a)

罪如情欲,是不受拦阻的。你越是对他们说不,他们越是变本加厉。这也符合“人类减史定律”,史前有该隐-拉麦为证。这是所多玛人的豪言壮语和大外宣:第一、“众人说,退去吧”。所有人无一例外异口同声地对福音、对善劝呼喊:滚!五毛祖国所多玛。גֶּשׁ־הָלְאָה,Stand back,往后退,抱头蹲在地上,滚一边去,诸如此类。话语暴力大行其道,惊天动地。不仅如此,网络流氓也是讲理的,基本逻辑永远是:深谙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第二、“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有释经者认为19:1“门口”一词显示罗得是一位审判官。更重要的是,这话暴露了所多玛人的核心信仰或核心价值观:权力崇拜。因而夺权是权力恶棍的最高恐惧。而且所多玛将上帝的使者或教会视为一种政治威胁,这是典型的淫者见淫和察己知人导致的疯癫和梦魇。一切都是权力是霾国碎梦的本质。一方面,他们蔑视并将罗得定义为一个外来人,寄居者。西方的宗教。这显示所多玛的主流意识形态是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而全世界所有将国家和民族视为自己的“地盘”的人类,在上帝面前实际都是侵略者和强盗。所多玛认为所多玛是他们的,这种狂妄和自欺会催逼出他们对所有非我族类的疯狂暴行。另一方面,民族爱国主义是为权力主义服务的:וַיִּשְׁפֹּט שָׁפֹוט,这个词组的基本含义就是像一个审判者一样审判,像一个判断者一样判断。一方面,这类似当今那个属灵高调:你怎么可以论断弟兄,因为你反复说不,并论断我们作恶?另一方面,指控罗得是为了获得审判之权柄,这也显示所多玛人因犯罪活在被审判的恐惧之中。那么罪人怎样超越末世恐惧呢?第三、“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谁来劝阻他们就加倍仇恨和残害谁。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传道人和教会在人间命运更为悲催。也正因为如此,“聪明的牧者”不会“说不”,只是在所多玛“谈情说爱跳大神”。动词“害”(רָעַע)就是罗得上文所说的“作恶”——这是所多玛人的逻辑:你指责我们作恶,我们就对你作恶,而且立即执行。

2、作死必死

语言的暴力与行动的暴力的预备:“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动词פָּצַר不仅仅是“拥挤”的意思,而是潮水一般向前冲击,构成暴力的洪流。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动词首先出现在创世纪19:3,因此将罗得面对使者和所多玛人面对使者的态度形成强烈的对比:爱慕真理的人可以不顾一切迎接天使;但作恶之人也可以不顾一切践踏教会。副词מְאֹד用来修饰这个动词:exceedingly, much,不顾一切地,非常地,极端地……挤压和冲击的宾语是בָאִישׁ בְּלֹוט,in a man in Lot;这句话似乎是强调,所有人攻击罗得一个人。不仅如此,所多玛人根本没有再给罗得继续传道的机会,已然采取了暴力行动。罗得再说什么已经毫无意义了。他们最终的目的是“要攻破房门”,וַֽיִּגְּשׁוּ לִשְׁבֹּר הַדָּֽלֶת,and came near to break the door。一方面,继续向前冲,在犯罪的道路上勇往直前。所多玛人的暴行应了那句俗语:“人不作死就不会死”;或“上帝叫其灭亡,必使其疯狂”。动词נָגַשׁ已经出现在创世纪18:23与19:9a中,向前。也可以这样解释:顶着上帝的怒火,前进、前进,前进进。另一方面,向前的目的是将门拆毁为碎片:שָׁבַר,to break, break in pieces。这个动词的用法可以参考出埃及记9:25,“在埃及遍地,雹击打了田间所有的人和牲畜,并一切的菜蔬,又打坏田间一切的树木”。可以这样引申:他们要把神的住所践踏为一片废墟。不仅如此,所多玛人竟然将上帝的使者和教会视为外来者和寄居者,因此认为自己有权随时入侵别人的房屋和家园,有资格破门而入。这一方面应了这样的经文:“10他在世界,世界也是借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11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翰福音1:10-11);另一方面,这一幕已经让我们看见这些真正的寄居者将来会怎样面对上帝的儿子:“37后来打发他的儿子到他们那里去,意思说,他们必尊敬我的儿子。38不料,园户看见他儿子,就彼此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来吧,我们杀他,占他的产业。39他们就拿住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马太福音21:37-39)。

四、上帝伸手(10-11)

10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

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

11并且使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

1、神的手

上帝是上帝,上帝在场。上帝一定出手。只是上帝伸手在具体的时间和空间,针对具体的人和事。当时间到了,当福音已经传出了,当罪人恶贯满盈,上帝的手伸向所多玛。到这时候,所多玛人不再有机会了。וַיִּשְׁלְחוּ הָֽאֲנָשִׁים אֶת־יָדָם,But the men put forth their hand。一方面,在教会危机中,上帝必然伸手;另一方面,这是神的手,总是包含两种工作:拯救选民,审判恶人。关于神的手,可以参考如下经文:出埃及记8:19,“行法术的就对法老说,这是神的手段。法老心里刚硬,不肯听摩西,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希伯来书10:31,“     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另参撒母耳记上4:8,5:11;历代志上21:17;以斯拉记7:6,7:28,8:31;约伯记19:21,27:22;传道书2:24等)。而根据这个背景,我们还可以重新思想“上帝手指”的秘密:“24因此从神那里显出指头来写这文字。25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26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27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28毗勒斯(与乌法珥新同义),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但以理书5:24-28);“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约翰福音8:6)。

2、基督徒

上帝的伸手首先仍然是作拯救和帮助的工作,然后才是审判。因此,神伸手实施的第一个行动是拯救罗得,而不是灭亡所多玛人。וַיָּבִיאוּ אֶת־לֹוט אֲלֵיהֶם הַבָּיְתָה וְאֶת־הַדֶּלֶת סָגָֽרוּ,and pulled Lot into the house to them, and shut to the door。特别值得强调的是,这个句子的主语是אֲלֵיהֶם,就是创造天地的神。很遗憾中译和英译没有将之翻出来,或作他解。然后,אֲלֵיהֶם在这里出现是非常重要的,让普天下的罗得们都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谁,乃是至高的神,是天地的主;并因这样的信仰可以大得安慰。神针对罗得的动作有两个。第一、וַיָּבִיאוּ אֶת־לֹוט אֲלֵיהֶם הַבָּיְתָה,将罗得拉进屋去;如同挪亚将鸽子接进方舟(创世纪8:9)。第二,וְאֶת־הַדֶּלֶת סָגָֽרוּ,把门关上。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上帝是先填满了天国的数目之后,才关闭大门,然后实施审判。方舟的门已经关闭了,天国的门已经关闭了。或者说,神是先将自己的子民与外邦人、埃及人、所多玛人分别出来之后,才会将硫磺与火降落在世界。无论如何,基督徒在大灾难中,一直住在基督的平安之中,哪怕深陷在灾变之中。但是一但天国的门关了,外边的人不再有机会了:“及至家主起来关了门,你们站在外面叩门,说,主阿,给我们开门,他就回答说,我不认识你们,不晓得你们是哪里来的”(路加福音13:25)。在这末世,已经听见关门的声音了。

3、外邦人

尽管如此,上帝仍然给所多玛留下了一夜悔改的时间。这是深夜,但硫磺与火是第二天早上从天而降的。这个过程类似埃及的黑暗之灾和击杀长子之灾的前后联系。所以我们看见,此时此刻,虽然神的愤怒临到了所多玛人,但只是发生了这种情况:“11并且使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所多玛人陷入黑暗之灾中。一方面可以指他们陷入自然的雾霾黑暗中;另一方面也可以指他们灵里的黑暗。这首先是神的手段:וְֽאֶת־הָאֲנָשִׁים אֲשֶׁר־פֶּתַח הַבַּיִת הִכּוּ,And they smote the men that were at the door of the house;天使伸手打击那些冲向门口的众人;显然,冲在最前面的人首先被惩罚。动词נָכָה的基本含义是to strike, smite, hit, beat, slay, kill(创世纪4:15,8:21等)。这个动词似乎显示,此时已经有一些“先锋队”被神击杀了。其次,上帝击杀这些人是在怎样的状态中完成的呢?בַּסַּנְוֵרִים,with blindness;in blindness;让他们变成瞎眼的,任凭他们进入黑暗中。这里“老(גָּדוֹל)少(קָטָן)”是用了不同的形容词,更准确的翻译是“小大”;即无论年龄和地位的大小之人,都瞎了眼,都在灵魂的黑暗中。他们是因为瞎眼而根本找不到门。动词לָאָה的意思是to be weary, be impatient, be grieved, be offended;因为找不到门而痛苦;因为不能成功犯罪而焦虑。死不悔改、不可救药。

应用:末世淫行

新约圣经9次提及所多玛,4次提及罗得。所多玛以及罗得的遭际及其得救,自古以来都是人类和教会的宝贵借鉴。我们因此可以从所多玛和罗得两个方面,或者说世界和教会两个方面来应用创世纪19:4-11的“镜鉴”。前者涉及所多玛的超级罪恶:如何理解所多玛的罪大恶极;后者涉及基督教的神学辩论:怎样俚清论断、责备和审判的界限。而在末世,世界的罪恶和教会的软弱,已经开始超越所多玛和罗得。这一点正如主所说的:“14凡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话的人,你们离开那家,或是那城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15我实在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还容易受呢”马太福音10:14-15);“23迦百农阿,你已经升到天上。(或作你将要升到天上吗)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24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所受的,比你还容易受呢”(马太福音11:23-24)。

一、所多玛的罪恶

根据主耶稣对所多玛的讲论,我们可以清楚看见所多玛真正的罪恶是不接纳基督和祂的教会,并且变态地强暴他们。这一点正如启示录11:8所揭示的:“他们的尸首就倒在大城里的街上。这城按着灵意叫所多玛,又叫埃及,就是他们的主钉十字架之处”。我们可以根据创世纪19:4-11重新认识所多玛的罪大恶极。

1、从通奸人到强暴神

4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5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

第一、所多玛的罪恶是全体犯罪,没有一个义人,并且每个人都是罪犯、凶手和暴徒;人人苦大仇深:“他们的葡萄树是所多玛的葡萄树,蛾摩拉田园所生的。他们的葡萄是毒葡萄,全挂都是苦的”(申命记32:32)。这种普遍的苦毒应该根源于迦南的父亲含及其咒诅。这个问题我们不再多讲了。在所多玛,论断谁比谁更有素质更有爱心,官长和百姓哪一个更邪恶,哪一方是对方的罪恶赢得的公义惩罚,都是假问题。所以先知说:“你们这所多玛的官长阿,要听耶和华的话。你们这蛾摩拉的百姓阿,要侧耳听我们神的训诲”(以赛亚书1:10;另参耶利米书23:14)。

其次,从两性通奸到同性变态,从同性变态,到强暴天使。长期以来,所多玛的罪恶被缩小为同性恋的问题,这可能是远远不够的。一方面,所多玛的罪恶首先的确表现为普遍的同性恋。但另一方面,“所多玛最后的同性恋”发展到了更加变态的极端:强奸、轮奸,而且三种变态性侵的对象是神,或神的使者!我从不否认同性恋是一种罪,但创世纪所涉及的所多玛的罪恶,强调主要不是同性恋,而是对上帝公开的、集体的暴行。而根据相关经文,这种变态的渎神行动,主要出于“有钱了”这种试探。所多玛是因为富足宴乐或享乐主义而起来强奸天意、强暴天使(彼得后书2:10)。这是在假先知假师傅带领下的超级“淫行”(路加福音17:28;彼得后书2:2,7,13,14,18;以西结书16:49;以赛亚书13:19)。所多玛人的暴行已经远远超越了巴别塔的暴行。那时候人因匮乏成为无神论者;如今,人因有钱而要强暴和绞杀上帝;这是对大洪水前人类罪恶的变本加厉:神的儿子与人的女儿交合,为生产“伟人”。这是所多玛最后的罪恶,也是希律被灭亡的根本原因:外邦人藉着强暴上帝的使者或逼迫教会而自以为获得了神性:再没有侮辱和杀戮选民和教会更能显示高神一等的人类疯狂了(使徒行传12:1-23)。大洪水前,是教会面对世界的淫行触怒了上帝;大洪水之后,是世界面对教会的暴行触怒了上帝——所多玛人对上帝使者的暴行,或者世界政府和人民对教会的疯狂逼迫并自以为神上神,才是上帝面前的滔天罪行,才是所多玛遭遇硫磺与火的真正原因。

魔鬼及其差役最终要在羞辱神的儿子的大罪中显示自己才是神上神,言之凿凿:

“魔鬼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块石头变成食物”(路加福音4:3);“魔鬼又领他到耶路撒冷去,叫他站在殿顶上,(顶原文作翅)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从这里跳下去”(路加福音4:9)。“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你如果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马太福音27:40);“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马太福音27:42);“那同钉的两个犯人,有一个讥诮他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路加福音23:39)。

2、神挡杀神人挡杀人

6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7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8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9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

罗得的跪求和拦阻,甚至用两个处子之身的女儿作为牺牲和献祭的劝阻,完全无效;并让所多玛人恶上加恶,罪上加罪,这更充分显示了所多玛人的超级罪恶。首先,人民的和平请愿、国际社会的压力已经完全无效了,并且进一步让所多玛恼羞成怒,偏行己路。其次,从逻辑上说,所多玛长期以来一直消费着教会所代表的良心,和罗得女儿所代表的人殉。他们践踏社会的良心,他们挥霍人家的女儿。这一切一直浸淫和约束着他们的兽性和魔欲。或者说,教会和处女一直成为所多玛的献祭和牺牲,义人和他们的最宝贵的孩子一直被献在所多玛的祭坛之上。这一切奢侈品就是所多玛的信仰或幸福。不仅如此,我们理解罗得的行动,必须在这样两个前提下进行:第一、罗得应该和我们一样有正常人的情感和道德伦理。第二、所多玛的暴虐已经将“普世价值”塑造成了“献上女儿换取平安”的程度了。因此与其纠结罗得的为父不仁,不如思想所多玛的极端不义。不妨再次打开电影《索菲的抉择》(Sophie’s Choice),在集中营面前,母亲没有真正的“选择自由”。在所多玛,你要捍卫真理,他们就绑架你的家人,奸污你的女儿。这不是罗得的选择,这是所多玛的潜规则和灾民理性。面对Sophie和罗得,高调者应该闭嘴。在所多玛,你要捍卫正义或站在上帝一边,你就必须献出自己最珍爱的一切:女儿、信仰、人格、尊严、自由、生命和哀荣。再次,在末世,践踏良心和蹂躏处女已经不能满足所多玛的淫欲了,他们玩腻了,他们厌倦了,他们将生殖器转向了天空,如巴别塔和霾国鳞次栉比的阳具。最后,这种向神发作的情欲和淫威,主要是为了彰显所多玛的权力意志或好大的官威,更是为了对上帝审判的嘲讽,是面对上帝审判的想象力审判或提前复仇。所多玛疯了,力排众议地誓死灭亡:“他们的面色证明自己的不正。他们述说自己的罪恶,并不隐瞒,好像所多玛一样。他们有祸了。因为作恶自害”(以赛亚书3:9)。

3、天灾人祸熟视无睹

10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11并且使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

上帝已经开始惩罚所多玛了,但所多玛完全不思悔改。一方面,天灾已经愈演愈烈。仅就所多玛的现状而言,这天灾突出表现为自然和灵魂的雾霾:什么都看不见。另一方面,人祸表现为灾难频仍,冲击在第一线的人已经纷纷走向死亡,或者京城监狱。面对上帝越来越严厉的惩罚和警告完全瞎眼,这已经表明:所多玛只能面对硫磺与火了(申命记29:23; 另参耶利米书49:18, 50:40)。万劫不复。特别需要提醒的是,今天的世界的罪恶远远超越了所多玛:“若不是万军之耶和华给我们稍留余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以赛亚书1:9;另参耶利米哀歌4:6)。求主怜悯:因为今天仍是所多玛悔改的日子:“我必叫她们被掳的归回,就是叫所多玛和她的众女,撒玛利亚和她的众女,并你们中间被掳的,都要归回”(以西结书16:53)。

二、基督教的神学

从始至终,罪人的理想是一致的:“你们便如神知道善恶”——罪人要将善恶都变成性侵的对象,或欲望的对象:随心所欲。这个魔鬼的试探成为人类的普世价值和一切罪恶的基本原则,或者信仰。特别值得强调的是,蛇说中的“知道”(创世纪3:5),正是所多玛人所说的“任我们所为”(创世纪19:5),即יָדַע;直如强吻耶稣的犹大。这涉及另外一个关键的论题,如何解释“知道”;这也是上个主日证道中的一个未尽事宜:怎样区别圣经中“论断”、“责备”和“审判”之间的界限。这是一个敏感而重要的神学问题,求神加倍帮助我们行走在正道中,不偏左右。

1、论断:所多玛所有罪人

圣经从始至终禁止人论断人。但我们到底怎样将这些真理应用在创世纪19:4-11中的。显而易见,罗得对所多玛人的恶行两次说不,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批评罗得在论断所多玛人呢?我们是否可以说:所多玛人怎样我们无法判断,应该交给神来论断,因此我们应该视而不见,我们应该“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哥林多前书9:27)?不,我们的看法是,罗得不是论断,而是责备;但所多玛人对罗得和天使的暴行,恰恰是圣经说的论断。或“人像神一样知道善恶”。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看出所多玛人犯下论断人的罪。首先请特别注意罗得对所多玛人说的一句话:在你们眼中看为“好”的,那个“好”就是“知道善恶”中的“善”(טוֹב)。其次,更重要的是,所多玛人强暴天使的作为,实际上充分证明了他们将自己视为神,或者妄图藉着强奸天使或强吻耶稣褫夺神性。最后,他们的言论和行动都表明他们在犯罪,渎神害人。因此我们可以这样来定义论断:第一、以恶为善;第二、自以为神;第三、渎神害人。

我们还可以藉着主耶稣对论断的讲论来定义论断:“1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2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3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4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5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马太福音7:1-5)。我们必须明白,主耶稣禁止的论断同样是有特定含义的。首先,论断者看不见神,看不见最高的论断者存在。换言之,论断者是无神论者(1-2)。其次,他们看不见自己的罪,只看见别人的罪。换言之,论断者是自神论者(3-4)。最后,主耶稣清清楚楚揭示了论断者的本质和目的:“假冒为善”。论断者的目的绝不是为了爱神爱人,而仅仅是为了吃人自义。这一点足以将罗得和所多玛人分别出来。所多玛人对罗得和天使的“论断”清清楚楚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但是罗得的行动是为了保护天使,也是为了救所多玛人免罪。

新约圣经其他相关经文也可以进一步让我们看见论断的罪恶。首先,论断仅仅是为了“定罪”,而不是为了救赎罪人脱离罪恶,悔改得救;论断不是为了饶恕,而是为了报仇或私欲。“你们不要论断人,就不被论断。你们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们要饶恕人,就必蒙饶恕。(饶恕原文作释放)”(路加福音6:37)。其次,论断不会导致自我更新和警惕,相反,论断者藉着论断的烟雾自己继续犯罪:“1你这论断人的,无论你是谁,也无可推诿,你在什么事上论断人,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这论断人的,自己所行却和别人一样……3你这人哪,你论断行这样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却和别人一样,你以为能逃脱神的审判吗?”(罗马书2:1-3)。再次,论断往往是控告神已经赦免和接纳的弟兄,这种论断者就是魔鬼之子(罗马书14:3;14:4,14:10-13)。最后,任何人的判断和责备都不是终极审判,应该将最终审判权交还给神(哥林多前书4:3-5;雅各书4:11-12)。这也是责备的界限和自由。

2、责备与审判:罗得与神

教会要有基本的是非观念,但在基督复临之前,我们无权对任何人作出终审判决。也正因为如此,教会历史上的宗教审判行动,包括加尔文的异端审判,都是渎神和犯罪行动。仅就创世纪19:4-11这个案例而言。罗得非常生动地让我们看见了责备和论断以及审判之间的界限。第一、基督徒不能没有是非善恶,不能无视所多玛人的罪恶和上帝使者面临的危险和灾难。你必须站起来责备恶人,保护义人。第二、罗得的责备完全是为了尽心爱神,也为爱人如己。第三、无论罗得怎样严厉责备所多玛人,或苦口婆心劝阻所多玛人,罗得不能代替神对所多玛人行使终极审判权。最终是上帝的使者自己出手去惩罚所多玛人,最终是上帝自己将硫磺与火倾倒在所多玛和蛾摩拉。这一点,也是主耶稣给雅各和约翰划定的界限,即责备和审判之间的界限(路加福音9:51-56)。这是当今教会同时面临的属灵功课:避免论断,必须责备,搁置审判。我们一直在强调论断者吃人自义的罪恶,但今天我们需要用更多的信息说说责备的真理。

当今教会不仅仅面临吃人自义的妖化,也同时面临着是非不分、丧尽天良的畜化。根本原因,是放弃了上帝赐给自己仆人和子民责备人的权柄与真正爱人如己的良心。那些完全无视罪恶和是非的人,根本原因不仅是因为愚蠢,更不是因为属灵;而仅仅是因为贪爱偶像、政治恐惧和自私自利。他们不敢责备罪恶,或者对别人的痛苦麻不不仁,更不关心正在犯罪之人的永死和永生。但“教会”的超级邪恶在于,他们不仅不将自己的冷血和狡诈视为罪,反而粉饰成属灵,解释成“我们不论断人”;不仅如此,他们反而会用属灵的高调去论断责备罪人的弟兄姐妹是在论断人。于是“论断-论断-论断……”这股妖风不仅让任何说话的人——包括论断论断的论断者——都只能闭嘴,在逻辑上自我指认和走向自杀;同时将基督的教会捆绑成失语的病人,以及丧尽天良、麻木冷血的看客,甚至助纣为孽、黑白颠倒的帮凶。基督教的衰败在某种意义上完全是咎由自取,因为教会已经不断以“该撒-上帝”的伪神学为旗,彻底退出了公共领域,实际上沦为东方异教,返回猪狗。

然而这一切东方的恶俗完全没有圣经根据,他们只是在断章取义,以无花果树的叶子遮盖自己发抖的下半身而已。圣经就是面对罪恶并且呼喊罪人悔改的真理。如果你不正视罪恶,如果不责备掌权者和百姓的罪恶,传悔改赦罪的福音就毫无意义;而耶稣的两次进入世界都毫无意义。不仅如此,我们的主清清楚楚将责备的权柄赐给了教会,这是不能推诿的天职。首先,这是主的教导:“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作是从恶里出来的)”(马太福音5:37)。一方面,教会不能说没有是非,不能判断是非;另一方面,教会不能颠倒是非,或完全 没有是非。其次,这是主的吩咐:“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摩太后书4:2);“这些事你要讲明,劝戒人,用各等权柄责备人。不可叫人轻看你”(提多书2:15)。最后,牧者要为万人代祷,但是代祷不是谄媚,也必然包括责备和劝勉的信息(提摩太前书2:1-7)。

当然,真正的教会,特别是圣礼型从未也不可能在责备罪恶的时候自以为神,并将自己从“天责”中摘出去。因为你每个主日都要进入“认罪赦罪”的圣礼程序,圣灵会提醒你不断认识到你自己是谁。责备在时间频率和道德高调上保持底线,这恰恰是教会责备与政治批判的区别:我们知道自己永远是蒙恩的罪人,并不能因为责备别人而自以为神。但与此同时,教会不能因为恐惧和自私有有选择地责备罪恶,或者放弃责备罪恶的责任。当今基督教的一种罪恶就是:完全放弃政治罪恶的责备,但对弟兄的论断变本加厉,丛残狠毒;同时,现代基督教几乎遮盖了末世审判的真理。我们必须明白,无视罪恶并弯曲是非,已经是神面前的大罪了,必被审判(箴言31:5;耶利米哀歌3:36;约翰福音7:24;罗马书2:15,2:18;腓立比书1:9-10)。而我们今天还要强调一个基本事实:基督徒不仅有责备罪恶的权柄和责任,拥有依据爱心和真理处理教会纷争的义务;而且将来还要参与基督对世界的终极审判:“2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吗?若世界为你们所审,难道你们不配审判这最小的事吗?3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吗?何况今生的事呢?”(哥林多前书6:2-3)。

“耶和华的膀臂阿,兴起,兴起,以能力为衣穿上,像古时的年日,上古的世代兴起一样。从前砍碎拉哈伯,刺透大鱼的,不是你吗?”(以赛亚书51:9);“锡安哪,兴起,兴起,披上你的能力。圣城耶路撒冷阿,穿上你华美的衣服。因为从今以后,未受割礼不洁净的,必不再进入你中间”(以赛亚书52:1)。阿门。

任不寐,2017年10月1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