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十七课:在世界毁灭之前(18:1-15)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创世纪18:1-15

1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2举目观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他一见,就从帐棚门口跑去迎接他们,俯伏在地,3说,我主,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4容我拿点水来,你们洗洗脚,在树下歇息歇息。5我再拿一点饼来,你们可以加添心力,然后往前去。你们既到仆人这里来,理当如此。他们说,就照你说的行吧。6亚伯拉罕急忙进帐棚见撒拉,说,你速速拿三细亚细面调和作饼。7亚伯拉罕又跑到牛群里,牵了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犊来,交给仆人,仆人急忙预备好了。8亚伯拉罕又取了奶油和奶,并预备好的牛犊来,摆在他们面前,自己在树下站在旁边,他们就吃了。

9他们问亚伯拉罕说,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说,在帐棚里。10三人中有一位说,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撒拉在那人后边的帐棚门口也听见了这话。11亚伯拉罕和撒拉年纪老迈,撒拉的月经已断绝了。12撒拉心里暗笑,说,我既已衰败,我主也老迈,岂能有这喜事呢?13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撒拉为什么暗笑,说,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养吗?14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到了日期,明年这时候,我必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15撒拉就害怕,不承认,说,我没有笑。那位说,不然,你实在笑了。

感谢神的话语。我们今天来到了一个新的单元:所多玛蛾摩拉的覆没(创世纪18-20)。这个单元首尾呼应的是撒拉生子的应许(18:1-15)与撒拉再度被拯救的事实(20:1-18)。如果撒拉预表教会,那么这两部分内容就是让我们看见末世的教会,以及教会怎样在基督里胜过阴间的门。其次,创世纪18:16-33与19:30-38前后呼应,前者记述亚伯拉罕为罪恶之城中的“义人”代求;后者记述这些“义人”真实的生命状况。再次,19:1-11与19:23-29呼应,分别记述了所多玛的恶行及其毁灭。最后,中间的信息是19:12-22,罗得一家逃离所多玛——我个人从这个单元中特别的感动和看见是:在危机和末世中,上帝差遣教会来呼喊百姓尽快离开这个罪恶的世代,归入基督的国度。

正因为如此,上帝在灭亡和审判这个世界之前,一定差遣使者来祝福、预备、寻找和呼喊祂的儿女;而神的百姓必须预备好迎接神的使者。这正是创世纪18:1-15的主题:神的使者在毁灭所多玛蛾摩拉之前,临到亚伯拉罕一家;而亚伯拉罕一家殷勤接待主(18章中亚伯拉罕一家接待主与19章罗得一家接待主的叙事也是平行的)。我们先回顾一下创世纪12-17章的内容:12-14,入境;15-17,立约。然后到了18-20,毁灭。一个基本线索是,在上帝审判和毁灭世界之前,是呼喊自己的百姓出来,建立教会。另外,大洪水的叙事即创世纪6-9与创世纪18-20也是平行的:上帝在毁灭世界之前,先找到挪亚建立方舟。这是水与火的对比,可以指向水和圣灵的洗礼。大洪水之前,人类的主要罪恶是神的儿子与人的女儿交合生子为伟人;所多玛之前,人类的罪恶是所有人都是伟人。

从应用的角度上看:上帝即将灭亡世界和霾国,于是先在那里建立教会;而世人和国人的责任首先就是:接待教会。在接待与否的问题上,所有的民族和人类一分为二。一方面,“5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9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10他在世界,世界也是借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11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翰福音1:5-11);“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3:18)。另一方面,“12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13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翰福音1:12-13)。而将人类一分为二,这正是教会从复活基督那里领受的大使命:“你们赦免谁的罪,谁的罪就赦免了。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约翰福音20:23)。

换言之,上帝在毁灭世界之前,一定会差遣使者来呼喊祂的百姓,亚伯拉罕与罗得两家。然后才会灭绝世界。那些拒绝并逼迫教会的掌权者和人民及其民族,有祸了。因此你要预备好接待神的使者,而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个世界现在还能幸存,仅仅是因为神的怜悯(彼得后书3:9;约拿书4:10-11),仅仅是因为这城里还有祂很多的百姓(使徒行传18:10);而你也在其中(路加福音9:55);仅仅因为神所定的日子还没有到(马太福音24:14;使徒行传1:7-8)。我们也可以将创世纪18:1-15结构如上:亚伯拉罕接待主(1-8);上帝祝福撒拉生子(9-15)。这个结构让我们看见真理和恩典都是从耶稣基督来的:凡接待祂的都是有福的,而这福气完全是“撒拉”不配的,因此完全是恩典。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与我们众人同在。阿门。

一、人接待神(1-8)

1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2举目观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他一见,就从帐棚门口跑去迎接他们,俯伏在地,

3说,我主,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4容我拿点水来,你们洗洗脚,在树下歇息歇息。5我再拿一点饼来,你们可以加添心力,然后往前去。你们既到仆人这里来,理当如此。他们说,就照你说的行吧。

6亚伯拉罕急忙进帐棚见撒拉,说,你速速拿三细亚细面调和作饼。7亚伯拉罕又跑到牛群里,牵了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犊来,交给仆人,仆人急忙预备好了。8亚伯拉罕又取了奶油和奶,并预备好的牛犊来,摆在他们面前,自己在树下站在旁边,他们就吃了。

首先我们需要记住,这次上帝使者的到来,目的是毁灭所多玛与蛾摩拉——亚伯拉罕是在上帝使者经过的途中,将他们“拦截”了,并且设摆筵席。换言之,这场接待的目的首先是为了平息上帝的怒火,以中保的方式叫神与人和好。创世纪18:1-8还可以进一步分成三个小部分。首先是1-2节,介绍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以及故事中两方面的人物。3-5是亚伯拉罕的挽留致辞或祈祷;而6-8是亚伯拉罕接待上帝使者的实际行动。请注意亚伯拉罕的话语和行动之间强烈的对比:他说的很平淡,但做的极为隆重。首先,“点水”兑现为“奶油和奶”;其次,“一点饼”充实为“三细亚细面调和作饼”;最后,亚伯拉罕在话语中完全没有提到“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犊”,却赫然出现在筵席上;而且两次强调牛犊的重要,使之成为筵席的中心。你是否接待主,不仅仅看你说什么,更看你实际上做了什么。而平息神的“烈火”的,乃是牛犊的献祭。

1、时间、地点、人物(1-2)

1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

2举目观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他一见,就从帐棚门口跑去迎接他们,俯伏在地,

上帝藉着教会向世人显现。这是“希伯伦的橡树”向我们首先显明的基本事实。另一方面,亚伯拉罕一直守望在帐棚门口,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知道末世近了,他要迎接主。

首先我们注意,创世纪17章中反复出现的主语“神”(אֱלֹהִים),又回到了主语耶和华(יְהוָה;创世纪17:1);其中的逻辑可以平行创世纪1-2章。显现(רָאָה)再度应验了创世纪12:1,而这已经是上帝在应许之地向亚伯拉罕的第3次显现(12:7,17:1)。第一次在示剑;后两次在希伯伦。18:1强调的具体地点是“在幔利橡树那里”:בְּאֵלֹנֵי מַמְרֵא,in the plains of Mamre;这是这个地点的第3次出现(创世纪13:18,14:13)。再进一步聚焦的地点是“他在帐棚门口”:וְהוּא יֹשֵׁבפֶּֽתַח־הָאֹהֶל,and he sat in the tent door。帐棚(אֹהֶל)一词已经出现在创世纪12:8,13:3;这里也是第3次出现。这似乎在告诉我们:无论如何,亚伯拉罕在过去24年时间里,一直过着寄居的生活。他没有“融入”迦南的主流社会。最后一句话描述天气状况,但我个人更愿意将之理解为“死亡天使”的精神状态:כְּחֹם הַיֹּֽום,in the heat of the day。在这天的炎热之中。这个翻译同时可以指向时间,大约是正午或旱季。但是,介词כְּ更多应该翻作like,像……一样。因此这句话可能是指,此时的亚伯拉罕能感受到上帝的烈怒即将发作。

亚伯拉罕是应许之地的守望者,也是整个世界的守望者。这里有三个动词来描述亚伯拉罕怎样“举目观看”:וַיִּשָּׂא עֵינָיו וַיַּרְא וְהִנֵּה。第一、וַיִּשָּׂא עֵינָיו,And he lift up his eyes,他抬起他的眼睛。这是不寐之人(帖撒罗尼迦前书5:1-10)。这是更新的亚伯拉罕(创世纪15:12)。其次,你儆醒才能看见:וַיַּרְא,and looked。最后,他真的看见了:וְהִנֵּה,and behold!亚伯拉罕看见什么了呢?这个灵活苏醒的人看见了神的使者,也敏感地意识到了上帝的审判正在临到这个世界。“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שְׁלֹשָׁה אֲנָשִׁים נִצָּבִים עָלָיו,three men stood by him。翻作人的这个字(אֱנוֹשׁ)指肉身的人,有形有体住在我们中间的真实的人(约翰福音1:14,歌罗西书2:9)。而三个人也可以指向基督的教会(马太福音18:20)。后文亚伯拉罕称主的名,因为主就在教会中间。这是主的话语:“人接待你们,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我来的”(马太福音10:40;另参马太福音18:5;马可福音9:37;路加福音9:48;约翰福音13:20)。沉睡、瞎眼的人是看不见的,所以主耶稣来行的主要的医治神迹就是医治瞎眼的。נָצַב,站立,一种清清楚楚的排列,如高坛屹立在天地之间。

然后我们看亚伯拉罕的反应。这里有四个动词来说明亚伯拉罕怎样接待主。第一是看见:רָאָה,这个动词虽然是重复,但我们结合后来的动词可以这样理解亚伯拉罕此时的生命状况:“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马太福音17:8)。整个世界都消失了,都成为粪土;他只仰望基督:“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约翰福音8:56);“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书3:8);“门徒看见主,就喜乐了”(约翰福音20:20)。第二是快跑(רוּץ),这个动词重复在第7节——这是一个撒欢并且急切的亚伯拉罕(玛拉基书4:2;雅歌1:4;腓立比书3:4;约翰福音21:7;马太福音28:8;马可福音5:6,6:33,10:17;路加福音15:20,19:4,24:12;约翰福音20:2,4)。第三是迎接:קָרָא,to encounter, befall, meet(创世纪14:17,15:10,19:1,24:17等):迎上去,亲密接触,用饮食和献祭欢迎、接纳;付出一定代价的接待。这个动词可以翻作新约圣经中的接待主和主的使者。第四、俯伏在地,וַיִּשְׁתַּחוּ אָֽרְצָה,and bowed himself toward the ground。这是亚伯拉罕第三次俯伏在地,尽管具体概念不同:前两次只是将脸垂下(17:3,17),而第三次降卑至泥土(אֶרֶץ)。

新约圣经不断让我们看见总是在主脚前的马利亚,而创世纪让我们看见总是俯伏在地的亚伯拉罕。看见自己不过是上帝面前的尘土,你才可能真正接待神,为万人代求。

2、亚伯拉罕的话语(3-5)

3说,我主,

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

4容我拿点水来,你们洗洗脚,在树下歇息歇息。

5我再拿一点饼来,你们可以加添心力,然后往前去。

你们既到仆人这里来,理当如此。

他们说,就照你说的行吧。

现在我们来看亚伯拉罕怎样跟神说话。亚伯拉罕的话语可以分成首尾呼应的四个部分。

第一、亚伯拉罕首先明确对方是主,而自己是仆(3,5b)。אֲדֹנָי,My Lord;这也是这个名词的第三次出现(15:2,8)。עֶבֶד,slave, servant;这个名词在3和5b中重复出现。人只有明确了自己和神的关系是仆人和主人的关系,才可能将神的同在视为恩典:חֵן,favour, grace, charm(创世纪6:8)。今天,有多少罪人来到主日聚会,自以为自己这是给神恩典了——这是何等的疯狂、愚妄和叛逆呢!神与你吃饭同席,是给你脸了;但现代人不仅到了给脸不要脸的地步,竟然以为自己来教会是给神脸了。这就是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之一。不仅如此,仆人这个概念也显示,亚伯拉罕一直在侍奉主。

第二、亚伯拉罕祷告祈求的目标是:“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换言之,亚伯拉罕要“拦阻”神直接前去毁灭所多玛与蛾摩拉。至少他有这种末世来临的预感和敏感。当然,他也为自己祈求恩典和祝福。

第三、拿水洗脚,并在树下歇息歇息。这一切本是人对上帝使者应尽的本分。但是人已经狂妄到自以为神的地步了。上帝不仅忍耐这样的罪人,而且差遣祂的儿子进入世界,给罪人洗脚;那本是应该歇息歇息的树木或木头(עֵץ),变成了钉死基督的十字架。而就是在那“树”上,有血和水从耶稣的肋旁流下来。

第三、“我再拿一点饼来,你们可以加添心力”。这里提到的“饼”(לֶחֶם)成了圣餐中的饼。而这里提到的“心”(לֵב),就是十字架上耶稣被扎碎的心。十字架现场没有安慰和支持(סָעַד),只有“代赎”——耶稣献上自己,正如亚伯拉罕献上水和饼,用以平息上帝的烈火。这里再一次提到“前行”。耶稣和祂的教会,在某种意义上,实际上“延迟”了末世的审判时间;为要让更多的人可以得救。义人的祷告是大有功效的。一点点水,一点点饼,这些概念显示亚伯拉罕的谦卑:我们献给神的实在算不得什么。当然,这些概念也可能是为了表示:你们喝一点点水,吃一点点饼,根本不会耽搁你们太多的时间。这或者是亚伯拉罕的“缓兵之计”。

神悦纳了亚伯拉罕的代求:“他们说,就照你说的行吧”——耶稣必须前行(马太福音16:21,26:39)。耶稣是神的仆人。

3、亚伯拉罕的行动(6-8)

6亚伯拉罕急忙进帐棚见撒拉,说,你速速拿三细亚细面调和作饼。

7亚伯拉罕又跑到牛群里,牵了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犊来,

交给仆人,仆人急忙预备好了。

8亚伯拉罕又取了奶油和奶,并预备好的牛犊来,摆在他们面前,

自己在树下站在旁边,他们就吃了。

最后我们来看亚伯拉罕的行动。不过我们从献祭之物上也可以引申出这样的政治文明;在公有制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献祭和爱——无献祭无爱,无产业无献祭。这个世界所谓的爱都是虚假的。亚伯拉罕的献祭行动可以分成四个方面。

第一、吩咐撒拉预备细面作饼。首先我们看见亚伯拉罕的紧急行动:מָהַר,to hasten。一方面是爱主和充满喜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爱人如己:快快为所多玛作“中保”,预备一场求情的筵席。亲爱的弟兄姐妹,为了我们的骨肉之亲,快快建立教会,带人归主吧。这个动词在6-7节中重复3次:急忙,速速,急忙。诸位可以这样理解:希伯伦沸腾了,福音兴旺了:快!快!快!而这样的行动状态,特别充分地体现在马可福音中:那是一直在人间快速行动的救主耶稣(εὐθέως,80x;40x)。没有别的原因:末世审判的主归来,像贼一样;教会必须立即行动。是的,你要活出来!但这个紧急状态不是亚伯拉罕自己能完成的,他现在需要撒拉的帮助。撒拉主要的事工是什么呢?“拿三细亚细面调和作饼”。这是“三”(שָׁלוֹשׁ)这个概念在这段经文中第二次出现:三个人对应三细亚细面。סְאָה,seah, a measure of flour or grain;probably equal to 1/3 ephah(איפה,about 23 liters)。这个计量单位在旧约中出现了9次(撒母耳记上25:18,列王记上18:32;列王记下7:2,16,18)。三细亚面可以显示亚伯拉罕的慷慨。而“细面”就是上好的面,סֹלֶת,fine flour(出埃及记29:2等)。面是植物的精华,小麦是西亚的原产。另外一个表示面的名词是קֶמַח,flour, meal, meal flour;也可以指面食;常指(女人)献于神的供物(民数记5:15;士师记6:19;撒母耳记上1:24;撒母耳记下17:28;列王记上4:22,17:12,14,16;列王记下4:41;历代志上12:40;以赛亚书47:2;何西阿书8:7)。撒拉所献上的饼也是精心调制的:לוּשׁ,to knead,调和。这个动词在旧约中只出现5次,这是妇女的工作,但调和的面可以献给假神,也可以献给真神(撒母耳记上28:24;撒母耳记下13:8;耶利米书7:18;何西阿书7:4)。撒莱已经成了撒拉,她现在是敬畏耶和华的妇女。与调和平行的动词是עָשָׂה,制作。而制作的最终产品是饼:עֻגָּה,disc or cake (of bread)。这是作好的饼,“可以趁热吃”(出埃及记12:39;民数记11:8;列王记上17:13,19:6;以西结书4:12;何西阿书7:8)。甲骨文中的女字,貌似揉面作饼的女人。

第二,亚伯拉罕要自己去预备牛犊:“7亚伯拉罕又跑到牛群里,牵了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犊来”。亚伯拉罕现在是祭司了,这也是亚伯的献祭:“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创世纪4:4)。亚伯拉罕的动作是继续跑(רוּץ);跑向牛群:בָּקָר,cattle, herd, oxen, ox(创世纪12:6)。这些财产是亚伯拉罕从埃及或世界那里“赚得”的。他在牛群中拣选了“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犊”。בֶּן־בָּקָר,直译就是牛的儿子。然后有两个形容词来形容牛犊:רַךְ וָטֹוב,tender and good, 又嫩又好。理解亚伯拉罕的慷慨,可以参考如下经文。撒母耳记下12:4-5,“4有一客人来到这富户家里。富户舍不得从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只预备给客人吃,却取了那穷人的羊羔,预备给客人吃。5大卫就甚恼怒那人,对拿单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行这事的人该死”;路加福音15:27-28,“27仆人说,你兄弟来了。你父亲,因为得他无灾无病地回来,把肥牛犊宰了。28大儿子却生气,不肯进去。他父亲就出来劝他”。这种奉献与爱,会引起魔鬼疯狂的嫉妒的。

第三、“交给仆人,仆人急忙预备好了”。这里我们看见了亚伯拉罕的第二位同工:交给仆人。נַעַר,这个名词更应该指年轻人:a boy, lad, servant, youth, retainer(创世纪14:24,19:4等)。这个年轻人也紧急行动起来(מָהַר)。这个年轻人制作(预备)小牛和撒莱制作面饼,用的是一个共同的动词עָשָׂה。这一切忙乱和精细制作,都证明了一个基本事实:教会根本没有闲工夫“搞政治”。对不起,我们实在太忙了。对不起,别烦我,我实在太忙了。

第四、“亚伯拉罕又取了奶油和奶”:חֶמְאָה וְחָלָב,butter, and milk。这是一个完整的筵席。全部预备妥当,摆放在上帝使者的面前。三个人预备筵席,放在三位使者面前。他们吃了(אָכַל),显示神悦纳了亚伯拉罕的献祭。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最后这句话:“自己在树下站在旁边”。一方面,亚伯拉罕是神的仆人,他继续侍奉神。动词עָמַד第一次出现,这个“站立”与第2节的站立(נָצַב)不是一个概念——这是仆人在神面前的侍立。另一方面,“树”(עֵץ)这个概念再度出现,让我们思想十字架上帝的献祭——按希伯来书作者的观点,这一切的献祭,最终都指向基督的献祭:祂是我们的大祭司,祂成了我们的赎罪祭。亲爱的弟兄姐妹,这树是拿但业身后的那棵树吗?

二、神祝福人(9-15)

9他们问亚伯拉罕说,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说,在帐棚里。10三人中有一位说,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撒拉在那人后边的帐棚门口也听见了这话。

11亚伯拉罕和撒拉年纪老迈,撒拉的月经已断绝了。12撒拉心里暗笑,说,我既已衰败,我主也老迈,岂能有这喜事呢?

13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撒拉为什么暗笑,说,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养吗?14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到了日期,明年这时候,我必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

15撒拉就害怕,不承认,说,我没有笑。那位说,不然,你实在笑了。

神差遣使者降临,以及亚伯拉罕一家接待神的使者(1-8),是神祝福亚伯拉罕和撒拉生子以撒(9-15)的前提。当然,我们并非说撒拉蒙福是亚伯拉罕赚取的恩典。但我们的确可以这样说:“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6:33)。创世纪18:9-15可以平行结构如上。其中9-10与13-14平行,宣告和加强关于以撒的应许。11-12与15平行,让我们看见撒拉对上帝应许的反应——撒拉的反应与亚伯拉罕起初的反应是一致的(创世纪17:17-18)。一方面,亚伯拉罕的反应甚至比撒拉的反应更狡猾;另一方面,人蒙福不是出于自己——他们缺少信心——而是神所赐的,是恩典。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没有提及以撒的名字,但“喜笑”这个词出现了4次之多。

1、神的祝福(9-10)

9他们问亚伯拉罕说,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说,在帐棚里。

10三人中有一位说,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

撒拉在那人后边的帐棚门口也听见了这话。

创世纪18:9节这个问题,可以与创世纪4:9平行,“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亚伯拉罕没有资格弃绝撒拉。自从夏甲归来,撒拉一直沉默无言。但是神一直关切她,从未弃绝她。先是藉着亚伯拉罕将好消息告诉她(创世纪17:15-16);现在则亲自来寻找她。亚伯拉罕的回答是:הִנֵּה בָאֹֽהֶל,Behold, in the tent。一方面,神没有追问夏甲在哪里。另一方面,撒拉躲藏在帐棚了,可能是因为“畏罪”——她觉得自己不配站在神的面前。夏甲生下以实玛利之后,撒拉在家中的地位和处境可想而知。也许撒拉已经放弃了对未来的任何指望,在这方面,她比亚伯拉罕更绝望。亚伯拉罕毕竟还有夏甲,更有以实玛利。但撒拉似乎已经一无所有了。她也许认定自己一生只能活在被咒诅之中,在人在神面前都无地自容。当撒拉听见上帝呼喊她的名字的时候,是否会泪流满面呢?撒拉有自己的可贵之处,她顺服亚伯拉罕的吩咐,尽心尽意在揉面作饼。她没有放弃侍奉:“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书15:58)。

10节的信息实际上已经出现在17:15-21中了。“三人中有一位”在原文中只是“他”;9节中的“他们”怎样过度到10节中的“他”,这一点令人惊奇。“到明年这时候”:כָּעֵת חַיָּה,according to the time of life;这话直译应该是“像生命的时间”。这话让我想起约翰福音11:25-26,“25耶稣对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26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神的应许在两个方面。第一、“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一方面,这个计划显示了神的恩典不会离开我们,祂关爱自己的百姓,必与他们同在。另一方面,这个应许可以与基督复临平行。那么我们如何知道神一定要和我们同在呢?第二、神的应许重点在“儿子”上面:וְהִנֵּה־בֵן,and, behold a son,这是强调的语气,类似路加福音2:10-12中的天使报讯。换言之,上帝与我们同在,乃是藉着一个婴孩儿的降生与我们同在,证明以马内利。而在这种背景之下,撒拉所蒙的福气,就是马利亚所蒙的大恩(路加福音1:41-55)。另外,神的话语也是进一步提醒亚伯拉罕:夏甲不是你的妻子,撒拉才是你的妻子。这个事实并没有因为撒拉的犯错而改变。亚伯拉罕是否听见这真理我不知道,但我的确听见了:“14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15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6:14-15)。

那么,可怜的撒拉在哪里呢?10节最后告诉我们:“撒拉在那人后边的帐棚门口也听见了这话”。这是撒拉的方位。第一、在帐棚门口。这也是最初亚伯拉罕所在的位置(18:1)。撒拉也是守望者,尽管她可能只是为自己的命运在守望。当然,侍立在门口,也是妇女在侍奉筵席常有的姿态。第二、在那人后面。那人(祂)可能是背对着帐棚门口而坐。这个背后的状况,可以与新约圣经的相关叙事连接:马太福音9:20,“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来到耶稣背后,摸他的衣裳穗子”;路加福音7:38,“站在耶稣背后,挨着他的脚哭,眼泪湿了耶稣的脚,就用自己的头发擦干,又用嘴连连亲他的脚,把香膏抹上”……无论如何,撒拉一直在注意倾听或偷听筵席上的对话。而“那人”是特意将这话说给撒拉的。你要听道,你要留意并思想主的话语。如果我们将这段经文交叉结构如上,我们就能看见,“帐棚”这个处所是首尾呼应的:摆上筵席之后,撒拉将自己隐藏在帐棚里,如起初夏娃躲在无花果树的叶子下面。但无论如何,这一幕也让我们想起新约圣经中那些故事:“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4:11)。

2、撒拉回应(11-12)

11亚伯拉罕和撒拉年纪老迈,撒拉的月经已断绝了。12撒拉心里暗笑,说,我既已衰败,我主也老迈,岂能有这喜事呢?

这里发生的状况与17:17是一致的:同样的理由,几乎同样的反应:喜笑,צָחַק;而且是自己对自己笑(קֶרֶב,midst, among, inner part, middle)。区别是,撒拉没有像亚伯拉罕那样油嘴滑舌:“亚伯拉罕对神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创世纪17:18)。撒拉强调这是无法想象的“喜事”:עֵדֶן,luxury, dainty, delight, finery(撒母耳记下1:24,诗篇36:8;耶利米书51:34),这一点似乎证明撒拉比亚伯拉罕更知道感恩。“所以我告诉你,他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他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路加福音7:47)。至少在撒拉看来,她的余生已经与快乐无关。

3、神的祝福(13-14)

13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撒拉为什么暗笑,说,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养吗?14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到了日期,明年这时候,我必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

请特别注意,“他”现在直接被“耶和华”(יְהֹוָה)替代,俨然三人之中有一人就是神自己。这只能是“旧约中的基督”。神在这里对撒拉说话的姿态与曾经对亚伯拉罕说话的方式完全一样(17:19-21)。神知道撒拉的内心,因为祂是神。神不仅洞察人的肺腑心肠,而且充满怜悯和体贴。请注意撒拉自己对自己的描述是“我既已衰败”:אַחֲרֵי בְלֹתִי,After I am waxed old。但神对亚伯拉罕说的是:וַאֲנִי זָקַֽנְתִּי,I am old。前者强调的是“老废物”这个概念,后者只是表示年龄大了。撒拉实际上是在咒诅自己和自己的命运,但神只是怜悯了她的状况。换句话说,上帝不忍心伤害一个正在伤害自己的人。我们的神从来不是落井下石的神:“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以赛亚书42:3)。是的,祂仍然是讲公理的神,因此祂在怜悯中要责备撒拉说谎。神不仅是明察秋毫的神,神也是不违背自己的神。

14节后半句是重复了10节前半句的宣告。神的话语从始至终是一样的。不过这里有一个概念是新的:到了日期,מוֹעֵד,appointed place, appointed time, meeting。预定的时间。这个概念可以参考加拉太书4:4,“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这个概念也是劝勉所有基督徒和所有的撒拉,你要忍耐等候。上帝有祂自己的时间,你不能因为现在没有成就就放弃自己的信仰,就灰心失望。另外,“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这句话是新增加的(耶利米书32:17,27),用以提醒撒拉和亚伯拉罕:你们所信的到底是谁,而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马太福音19:26)。翻作“难成”的动词是פָּלָא,其基本含义是to be marvellous, be wonderful, be surpassing, be extraordinary, separate by distinguishing action;神迹奇事(出埃及记3:20,34:10);特许的,特别的(利未记22:21,27:2等)。按同样的逻辑。童女怀孕是完全可能的。

4、撒拉回应(15)

15撒拉就害怕,不承认,说,我没有笑。那位说,不然,你实在笑了。

撒拉进一步反应显示她的慌乱。首先是否认。וַתְּכַחֵשׁ שָׂרָה לֵאמֹר לֹא צָחַקְתִּי,hen Sarah denied, saying, I laughed not。这等于公然撒谎;同时以为这个谎言可以欺骗神。其次,这里解释,撒拉撒谎是因为恐惧:כִּי יָרֵאָה,for she was afraid。这种恐惧可以参考创世纪3:8-10,“8天起了凉风,耶和华神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神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神的面。9耶和华神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10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首先,撒拉不相信神。其次,神知道撒拉不相信神。最后,撒拉知道神知道她不相信神。而不信出于罪,也是罪。不信神就等于是控告神是说谎的。

但是神丝毫没有妥协:וַיֹּאמֶר לֹא כִּי צָחָֽקְתְּ,And he said, Nay; but thou didst laugh。首先,“耶和华”又置换为“他”。其次,神绝不说谎。这其中的道理,可以参考希伯来书6:13-18,“13当初神应许亚伯拉罕的时候,因为没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着起誓的,就指着自己起誓说,14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15这样,亚伯拉罕既恒久忍耐,就得了所应许的。16人都是指着比自己大的起誓。并且以起誓为实据,了结各样的争论。17照样,神愿意为那承受应许的人,格外显明他的旨意是不更改的,就起誓为证。18借这两件不更改的事,神决不能说谎,好叫我们这逃往避难所,持定摆在我们前头指望的人,可以大得勉励”。神将真理告诉我们,一方面显明祂的的确确是神;另一方面,乃是因为祂爱我们。这一点正如哥林多后书1:19所说:“因为我和西拉,并提摩太,在你们中间所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总没有是而又非的,在他只有一是”。而神的强调,也是为了在日后坚固撒拉的信心。这一次她一定印象深刻。

特别值得思考的是,神为什么如此强烈、甚至小题大做地向撒拉强调:“不然,你实在笑了”?这是仅仅因为对撒拉的不敬不信表示强烈的不满吗?喜笑(צָחַק)这个概念,就是亚伯拉罕的喜笑,在这段经文中出现了5次之多。而这个概念在创世纪剩余篇章又出现5次。这是充满喜笑的创世纪。我们可以将这种现象称之为“末世的讥诮”:这既是对基督的讥诮(马太福音27:39,27:44;马可福音15:32;路加福音23:39),也是对教会的讥诮(使徒行传2:13,17:32);更是对基督和教会所传讲的末世论真理的讥诮(彼得后书3:3;犹大书1:18)。如果我们说:霾国正在走向彻底的灭亡,我们就能在霾国看见这种表情,听见他们哄堂大笑。而我们沦为小丑。是的,你实在笑了。

应用:不要怕他们

面对上帝的使者,面对基督和祂的教会,接待还是拒绝,后果天壤之别。亚伯拉罕一家罗得一家,与所多玛各处的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反应形成鲜明的对比。前者接纳得救,后者拒绝并且践踏教会而灭亡。在现实生活和政治历史中,所谓是否接纳神的使者,具体表现在人类如何面对教会。这一点正如马太福音10:14-15所说:“14凡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话的人,你们离开那家,或是那城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15我实在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还容易受呢”。马太福音10:40-42又说:“40人接待你们,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我来的。41人因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人因为义人的名接待义人,必得义人所得的赏赐。42无论何人,因为门徒的名,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人不能不得赏赐”。拒绝基督和祂的教会,主要有以下三种“反面见证”:

1、假基督——华人教会

这是一种人本主义的教会,或者实际上是披着基督教外衣的东方宗教寺庙。其主要教义就是“你活出来”和“我有生命”。而其实质,就是人像神一样,就是肉身成道。由于鼓动人看人的生命,由于在人面前演生命,由于罪人演基督演上帝,他们根本不需要基督和祂的使者,根本不需要教会。这是一种特别的丢特非现象,带领他们的灵就是约翰一书所说的不承认基督是成了肉身而来的邪灵。不仅如此,这种自诩活出来的人更是不配的。这种活命神学实际上显示着三重含义:第一、我比你活出来我比你有生命;于是他们一定成为教会中的魔鬼之子,专门负责监督你、论断你、控告你、审判你、弃绝你。第二、在根本不存在任何危险、不需要任何担当的地方厚颜无耻地演出来;他们同时有着足够的精明,绝不在希律面前活出来,并将那种活出来的弟兄定罪为搞政治。第三、既然我活出来了我就不再需要真理、教会和基督,也不会接待神的使者——因为我们已经“有”了。这些人实际上是彻彻底底的异教徒。华人教会是一种反教会的教会,至少目前呈现出极为明显的撒旦一会的特征,位置在撒玛利亚。

2、敌基督——霾国庙堂

华人教会的主流文化实际上是一种恐怖的政治,而霾国政治实际上是一种政治的恐怖。政治恐怖在神学上就是亚当的害怕和撒拉的害怕:他们自以为神,而且控告神是说谎的;但他们在神面前是赤裸裸的,显出他们不过是罪人,而且是亵渎圣灵的大罪人。在这种超验恐惧的支配下,他们在人间建立恐怖的统治,同时,不遗余力阻挡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这是那个条例的实质。如果时间充足,我会在这个主日证道的视频中,一一解释上周问答与回应中所列举的相关经文。我在这里劝勉大家,不要怕他们;因为应该怕的是他们,而不是教会。唯一不可得罪的是上帝和祂的教会。否则,所多玛就是下场。

3、无基督——后秦终局

阻断、限制和消灭教会后果严重,等于这个社会自掘坟墓,而且是最后的坟墓。除了终极关切,教会的社会功能在三个方面:吸收激进主义,终结无政府状态,组织灾民重建。而一个成功捆绑和消灭教会的国家,一旦社会危机来临,激进主义、无政府状态和灾民领袖复辟,就会将这个国家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在过去,由于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尚可以支援新一轮的灾民重建,但未来这个条件不复存在了。秦一世已经成功消灭了个人。秦二世已经成功消灭了自然,秦三世已经成功消灭了社会。如果秦三世集权成功,又在消灭社会的同时消灭了教会;那么,他不仅是秦朝的最后一位统治者,也将是汉人最后一位统治者。而在远东前所未有的混乱和废墟中,会出现启示录所预言的东方的众王。实际上所谓上帝消灭了所多玛,也基本上属于这种情况:当硫磺从天上降落在这些悖逆之子身上之时,由于他们一直在践踏教会,使这座罪恶之城完全丧失了自组织能力。换言之,所多玛的灭亡根源于神的烈怒浇灌下来,也源于这个无教会的社会在危机中人与人之间必有的疯狂相戮和彼此弃绝。

亲爱的弟兄姐妹,如今已经是末世了。我越来越看见,霾国正在走向彻底的灭亡。我们既是需要接纳上帝使者的罪人,同时也开始成为上帝的使者。如果我们真正爱惜自己的生命,并且真爱自己的民族,就快快在那里建立教会,并劝勉我们的族人离弃所多玛的暴行,效法亚伯拉罕起来接纳基督。反教会的人才是真正外国势力和反秦势力,但我们愿意用一切方式激动我们的骨肉之亲发愤,好救他们一些人。求主感动秦三世,怜悯罗得。

这是彼得后书2:1-9对华人教会和霾国秦朝的指控和呼喊:“1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地灭亡。2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3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必速速来到(原文作也不打盹)。4就是天使犯了罪,神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5神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6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7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8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9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把不义的人留在刑罚之下,等候审判的日子”。

亲爱的弟兄姐妹,“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2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希伯来书13:1-2);“妓女喇合因着信,曾和和平平的接待探子,就不与那些不顺从的人一同灭亡”(希伯来书11:31);“我又告诉你们,要借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路加福音16:9)。阿门。

任不寐,2017年9月17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